点标签看更多好帖

散文与杂文的区别,你知道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5-12 00:21: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或许我们在谈这个问题之前,先要弄懂散文和杂文的定义。
  散文是与诗歌、小说、戏剧并称的一种文学体裁,广义上可以包括杂文、随笔、游记等。是最自由的文体,不讲究音韵,不讲究排比,没有任何的束缚及限制。散文并不单指我们现在的白话散文,先秦便有许多古代散文。
  杂文,杂体文章。狭义的杂文指现代散文中以议论和批评为主而又具有文学意味的一种文体。是随感录、短评、杂说、闲话、漫谈、讽刺小品、幽默小品、知识小品、文艺政论等文体的总称。古代杂文的历史也很早,现代杂文的兴盛期在民国。
  散文广义上包括杂文,但是两者还是有着千差万别的。
  散文有散文的语言,杂文有杂文的语言。文体的语言是灵魂所在,这个语言不可言喻,在于写作者对文章的体悟,也就是感觉,对任何事物要敏感,特别是色彩。我们常讲文人悲天悯人、多愁善感,这不是没有原因的。敏感是写作者的基本素质。每一个敏感的写作者,其精神世界里都有一个王国。这是写作者在无意中构建的,可以无限大,包罗万象,但是写作中又时常困惑在自己的王国,因为总在里面,头脑不新鲜。这时候对世界的敏感就发挥重要作用,这个敏感是个灵感的来源,有心的敏感会记住每一个需要的东西。比如火车站的房子、马路的汽车、水果摊的桔子、小吃店的老板,成衣店的布招、天空的云,秋天的玉米,荒地的野河等等。任何事物,都有可能成为灵感。写作者的敏感会在一瞬间知道想要的东西,并且用心记住。一句话,如果你喜欢写作,那么你除了多读书,还要多走路,并且多用心看风景。
  拿散文来讲,散文的语言是安静的,写散文一定要静下心来。因为散文太好写,也太难写。或说散文好写,写好难。特别对于年轻的写作者,人生的旅程才开始,很难静下心来写作。散文讲究形散神不散,这个东西比较玄,很难刻意把握,讲究无为而生。我们看一些老作家的散文,像贾平凹,虽然没有一些青年写作者的散文语言那样优美,叙述也比较平淡,仿佛乱写,但是细心读下来却是平淡和平静,文章信手得来,没有刻意表现,这是艺术到了一定程度的表现,是几十年积淀来的。
  形散神不散很难做到,很有一些写作者,由于受到作文的干扰,常把作文与散文混为一谈。作文这个东西现在公认是祸国殃民,早在五十年代文学界就已经否定。把作文写成散文的后果就是很生硬,也很僵化。比如到了长城,首先要写今天怎么去的,天气如何,再写长城的构造,历史,夹带一点情感,最后是个感叹。模式固定,中间或有一二变化,总体还是作文的老路子,放在散文中间,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
  散文是没有固定的格式的,但是很随意的写作。但是大多数写作者不能随意写作,因为难以掌控文章,就是随意地写了很难收回来。所以当代杂志散文就渐有了文章结构格式,这个格式比较高明,变化较大,特别在语言上,是没有格式地。但是散文中是放了故事的,说到这里,很多读者会有疑问,散文怎么可以有故事?散文当然要有故事。但是散文和小说不同,小说的故事由小说语言叙述,散文的故事由散文语言叙述,讲得宽一点,诗歌中也是有故事的,特别是现代诗,用诗歌的手法叙述故事是很随意很平常的事。
  《散文世界》杂志曾连续几期专门探讨了当代散文写作的问题,争论不一。有人说散文是一种大众文体,国内地散文作者入门太低,几把散文当成随笔日记来写。又有人说散文缺少一种精神结构,太乱太散。还有一些散文作者表示在试探一种全新地结构方式,林林总总发言者甚多。据笔者看来,散文嘛讲究一个散,又讲究一个随意,不能刻意去做,年轻时候写不了好散文,也无须着急,时间到了,经历到了,故事到了,自然会写得出好文章。这跟诗歌还不一样,诗歌需要激情,需要爱情,需要青春,年纪大了反而写不出好诗来。
  至于散文上结构也好,文体也好,中文学者来研究,跟散文写作者没有太大关糸。倘一个散文作者钻入此道,颇有些局中人的意思。就像小说,故事是小说的核心,在故事里编故事,和站在空间和时间的角度编故事,结果不一样的。
  现在来讲杂文。杂文这个东西需要巨大地信息量,没有信息写不了好杂文。杂文写作者对政治、经济、社会、历史、伦理等等都要有所涉猎,并且熟知各类新闻。就当代而言,有心做杂文,对新闻要特别敏感,特别是延伸思考能力、逆向思考能力。比如我们看《新闻联播》央行决定上调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这条新闻,出于职业的敏感性连带就要想到股市地变化,老百姓地反应,金融机构地反应以及国际上的反应等等。这是杂文写作者的本能。对一个事件做评论时应熟知整个事件,而且习惯逆向思考,简单来说,就是要往反的方面想。当然逆向思考并不代表观点,思考是为了综合判断。
  杂文也有杂文的语言,民国杂文是杂文典范。打个比方,杂文嬉笑怒骂一切,像个喝酒地狂士。我们看民国大文人论战,文章信息量极大,引用极多。比如鲁迅的杂文,文笔犀利,极善引用。再比如梁实秋地杂文,也是狂气十足,但是人家地狂建立文字和信息之上,可信,所以敢和毛泽东论战文学是否有阶极性,敢批评鲁迅的翻译是“硬译”。
  作杂文同样需要感觉,杂文的感觉是对信息的敏感,以及需要表达的思想,即如何用信息引出表达的思想。杂文不宜过长,亦不能太严肃,要有人间烟火气息,不然就成了学术论文。杂文写作同样需要写作用心体悟,不能生硬模仿。
  总的来讲,敏感是一切文体的灵感来源。任何文体都需要写作者地敏感,或说每一个写作者都应该有一颗敏感地心。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