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标签看更多好帖

方文山:“中国风”歌词游戏十六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5-11 01:33: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读方文山的歌词是一种享受。他擅长打破语言使用习惯,赋予其新的意义,纺织出新的质地,充满强烈的画面感和浓郁的“中国风”,是华语歌坛“音乐文学”的创作才子,更是各种音乐奖项的常客。方文山独树一帜的文字,促发了音乐创作的另类革命,歌词在他笔下,不再是单纯的流行文化,更是一种文学现象。
     《“中国风”歌词游戏十六法》就如同一个有益有趣的修辞学教材。
     为什么方文山歌词被众人所喜欢,这里面有秘密吗?
  现在,方文山为你解密如何创作“中国风”歌词——
  犹记得一年多前曾举办过“歌词大会考”活动,很多网友对于我将自己创作的歌词词句重新批注、溯及源头,以及说明典故出处,并且将其中消化成考题一事,反响颇为热烈,也开始了解到原来“中国风”歌词里竟也有那么多的含义可以发掘。
  由于媒体平台的强势,歌词大概是现今流传度与能见度最高的文字了。正因为如此,一方面,你已无法假装它不存在或没影响力;另一方面,歌词也必须要有相当一部分使用浅白直接的口语,以文章的标准来审视,这种口语文字的内涵经不起推敲,词意的经营显得很薄弱,语法结构松散,并不像新诗般有比较深入、可以咀嚼的文字张力,在我看来并不具备单独被阅读的乐趣。但在经过“歌词大会考”的文字数据汇总后,触发了我的灵感:其实歌词还能延伸出相关含义与知识,让人吸收理解。我想从流行音乐的歌词内容导入文学领域,可谓寓教于乐,比较不那么生硬与八股,教学上也比较灵活轻松,容易引起学生族群学习的兴趣。
  我所创作的“中国风”歌词有相当一部分比较适合拿来作为修辞学教材。这里,我将做一个详尽的解释,读者可在欣赏流行歌词的同时,轻松了解到16种修辞法的基本概念,并附以《青花瓷》实例,分享歌词中所使用的修辞技巧。
  1.感叹:文句的内容除了陈述某种语意,语气上亦明显表现出内心的喜怒哀乐等强烈情感,强调赞叹、惊讶、伤感、愤怒、讥嘲、鄙斥、恐惧或希望等情感反应。一般常借用叹词、助词,并搭配感叹号,来表现强烈的情感。例如在《刀马旦》中,“一碗热汤,啊,温暖了我一个晚上。”故事中人只身在北大荒中,身寒心更冷,然而一碗热汤,不仅去除生理寒冷,更温暖了一颗孤独的心,因而发出满足的赞叹。“啊!轮回的记忆在风化,我将它牢牢记下。”出现在《千年之恋》中的这句歌词则又是另一种情境的感叹,说明爱情难以得到的思念。另外,有时也只用惊叹号来表现感叹的效果,有时亦可用倒装或叠句的手法呈现。例如《论语-先进第十一》:颜渊死,子曰:“噫!天丧予!天丧予!”
  2.譬喻:简而言之,就是“借彼喻此”,是运用想象力和联想力,以具体而熟悉之物象事例,说明或形容抽象的谈话主题。譬喻一般由“喻体”、“喻词”和“喻依”搭配组成。“喻体”即所要记叙、说明的主体;“喻依”是与喻体具有共同类似特点的另一事物,用来说明、形容喻体;“喻词”则是“像”之类的连接语词。《爷爷泡的茶》中“陆羽泡的茶,像幅泼墨山水画”之“喻体”、“喻词”、“喻依”分别是“陆羽泡的茶”、“像”、“泼墨山水画”。陆羽为中国的茶神,他探访各处,深入研究茶艺各个层面,从茶的起源、选择、冲泡到茶具的应用等等,将茶的精神发挥到极致。由如此大家所泡出来的茶,宛若中国泼墨山水画,颜色虽单一,却拥有细致的风味与丰富的层次。
  3.类迭:即反复使用同一个字词或语句的修辞法。而“类”与“迭”还有使用上的差异:“类”表示字词(类字)或句子(类句)非连续出现,而是间隔重复使用;“迭”不管是字词还是句子都接连重复使用,又叫“迭字”与“迭句”。“类迭”修辞有意识地重复使用同一语词或语句,除了语调上的和谐效果外,也是借此突出某种意念,强调某种感情。例如《小小》:“小小的感动雨纷纷,小小别扭惹人疼,小小的人,还不会吻。”其中的“小小”兼用了“迭字”和“类字”,语意上强调童年的天真与童稚,加强“青梅竹马”这个意念;《嘻游记》中“佛总是曰不可说,弟子别问为什么;佛总是曰不可说,凡人只要照着做。”此句则是“类句”,也就是“佛总是曰不可说”这句话间隔出现,强调佛意深邃,多问不如多行。。《敦煌》:“尘世之中,多少梦,多少爱情被人传颂。”也是一样的道理。而《胡同里有只猫》:“他这边儿搞搞,那儿瞧瞧。”“搞搞”与“瞧瞧”为迭字用法,《娘子》:“近乡情怯的我,相思寄红豆,相思寄红豆。”则为迭句,重复说了两字“相思寄红豆”,更强化了即将回乡时既期待又恐惧的心情。
  
  4.转化:也称为“比拟”,是指在描写内文时,“转”变被描写对象原来的性质,“化”成另一本质截然不同的物类。可以拟物为人(拟人法)、拟人为物(拟物法),或是以物拟物,化抽象为具体(形象法)。在歌词《东风破》中使用了很多“转化”的手法,例如:“一壶漂泊,浪迹天涯难入喉,你走之后,酒暖回忆思念瘦。”“一盏离愁,孤单伫立在窗口……夜半清醒的烛火,不忍苛责我。”在这两句中,“漂泊”、“浪迹天涯”、“思念”、“离愁”、“孤单”等抽象名词,被转化成几乎可以触摸得到的实体,加重了它们所代表的意境重量。想想,一盏离愁之灯在深夜孤单伫立在窗口,除了孤单,还有苍凉为伴。描述李时珍那本中国药典珍本《本草纲目》的同名歌词中,也可见转化的构思手法:“山药,当归,枸杞,GO。看我抓一把中药,服下一帖骄傲。”只要服用传统草药,就能让你补充骄傲,治崇洋媚外的毛病。
  
     5.排比:用两个以上句法结构相同或相似的句子,来表达性质相同的意念,其字数不一定要相同,使句子富有节奏之美,并增加了表达的力度。例如《女儿红》:“长的不是瓜子脸,个性不温柔婉约,我却偏偏爱绣花鞋;天生不是丹凤眼,模样也不古典美,我却偏偏爱绣花鞋。”将相似意义的句子排列在一起,更能生动传达出“虽然不是古典美人坯子,却更有自己的个性主张”的概念,仿佛一位女子就站在眼前大声说:“这就是我,怎样!”
  6.夸饰:语句中特别夸张铺陈,明显超过客观事实,给人深刻印象。《龙拳》:“我把天地拆封,将长江水掏空……我右拳打开了天化身为龙,把山河重新移动填平裂缝。”天地由我创造,多么豪气万丈!《千年之恋》:“温热前世的牵挂,而我在调整千年的时差。”因思念而来的牵挂,纠缠千秋万世,完全呼应了歌词名称。《爷爷泡的茶》:“唐朝千年的风沙,现在还在刮。”则形容唐朝人陆羽创作的《茶经》深深影响中华文化。喝茶至今仍是我们生活中重要的部分,可以说没有了茶,中华文化就像没有加盐的料理,一点味道都没有。
  
  7.转品:在构句时,改变词汇原来惯用的词性,譬如将形容词或名词转成动词来使用。例如《娘子》的歌词“家乡的爹娘早已苍老了轮廓”,以及《发如雪》中“我等待苍老了谁”中都出现的“苍老”一词,就是从形容词转成了动词。这种用法,不仅赋予既有的词汇新颖的用法,也使句子的陈述显得简洁扼要,却又包含丰富的语言意蕴,更让人感受时间无情催人老的压力与无奈。同样出现在《发如雪》“你发如雪,凄美了离别”中的“凄美”也是形容词转动词,意思是使离别蕴涵一种凄美的感伤。以“凄美了离别”取代“让离别更显凄美”,更具动感,而且越显露哀戚诗意。
  
  8.倒装:特意颠倒文法顺序的句子,如《青花瓷》中的“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你眼带笑意”,正确的文法顺序应为“你眼带笑意,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或如《龙拳》中的“渴望着血脉相通,无限个千万弟兄”,一般说法应该是“无限个千万弟兄,渴望着血脉相通”。倒装通常是用来加强语势、调和音节,让句法更有变化,增添文章韵味。所以在这里可以感受到《青花瓷》中女子更为鲜明的嫣然一笑,以及《龙拳》里那股团结相连的强烈渴望。
  
  9.摹写:把对事物的知觉,用文字加以描述形容,记录的对象包括视觉、听觉、嗅觉、味觉和触觉等等的感受。《双刀》歌词“正上方的月亮,那颜色中国黄”,是视觉摹写,而《上海一九四三》中“黄金葛爬满了雕花的门窗,夕阳斜斜印在斑驳的砖墙。”也属此类,夕阳的昏黄爬在斑驳的砖墙上,更添悲凉。。《牡丹江》歌词中也大量运用了摹写的表现手法。
  方文山擅长拆解语言使用的习惯,重新浇灌文字重量,赋予其新的意义,纺织出新的质地,建构后现代新词风。其创作的歌词充满强烈的画面感、浓郁的“中国风”,是华语歌坛“音乐文学”的创作才子,更是各种音乐奖项的常客。方文山独树一帜的文字,促发了音乐创作的另类革命,歌词在他笔下,不再是单纯的流行文化,更是一种文学现象。
     10.引用:说话时,援引现成的语句叫引用,分为明引与暗引。两者的不同之处在于,明引以括号直接标出引文,而暗引只引用原文大意,不加括号特别标示原文。引用法的功用在于通过读者对经典作品的尊重,进而增强自己文章的说服力,使其更加掷地有声。《双截棍》中提到:“习武之人切记,仁者无敌。”“仁者无敌”出自《孟子·梁惠王上》。《双刀》歌词“以牙还牙的手段”中的“以牙还牙”出自《圣经·旧约》。《祥龙十八掌》中的“亢龙有悔”、“潜龙勿用”、“见龙在田”、“飞龙在天”等则语出《周易》。
     11.析字:将文字的形体、声音、意义加以分析,打破固定的语意,产生翻新的效果。在《菊花台》中:“愁,莫渡江,秋心拆两半。”歌词后半句“秋心拆两半”指的就是“愁”字,这里将文字的形体进行了变化,加深了歌词的含意。就歌词意境来看,因为“愁”是“秋”跟“心”的结合,隐喻如果被硬生生地拆散,可能再也回不去当初所想象的浪漫了。
     12.映衬:把两种不同的特别是相反的观念或事实对列比较,以增强语气,使意义更明显。此外,对比越强烈,印象就越深刻。《花恋蝶》:“你细腻触摸有他的一切,我在你的周围你没感觉。”在这里对列的是一方“拥有一切”而另一方“什么都没有”的概念。《祥龙十八掌》:“把懦弱炼成了炉火。”以“懦弱”对应“炉火”,将“弱者”锻炼成“强者”。
     13.设问:使用设问法,目的在于吸引读者的兴趣,让平铺直叙的语气有所变化。《东风破》中的“谁在用琵琶弹奏,一曲东风破”用设问法,多了点悬疑,让层次更加丰富。《千里之外》中的“梦醒来,是谁在窗台,把结局打开”,《千年之恋》中的“你还爱我吗?我等你一句话”也都具有同样效果。
     14.示现:简单说,就是利用想象力,将过去、未来或想象中不可见不能闻的场景具体呈现出来,增加行文的画面感。如《乱舞春秋》中“妖兽扰乱人间秩序,血腥如浪潮般来袭……人魔开始重出地狱,叛军如野火般攻击”,这些妖孽横行的血腥画面,读者可借文字的描绘,在脑海中逼真浮现。《祭魂酒》中的“烽火人间,战鼓连天。远方飞燕,带来的是,狼烟”描述的则是兵戈扰攘。而《黄金甲》中“旌旗如虹,山堆叠如峰。这军队蜿蜒如龙,杀气如风,血色如酒红。将军我傲气如冲,神色悍如凶。黄金甲如忠,铁骑剽悍我行如轰”则令气壮如山的剽悍直逼眼前。
     15.顶真:所谓顶真,就是以上一句的结尾词作为下一句的起始词。如《黄金甲》:“情感漂泊漂泊,漂泊一世如我……千军万马万马,万马奔腾那骨肉相残如错。”通过顶真法,文句更显紧凑。以上句为例,连续使用三个“万马”,仿佛真有千军万马排山倒海而来,势头锐不可当。
     16.对偶:上下两句字数相等、句法相似、词性相同,有时还讲究平仄相对的语句。使用对偶,能使文章形式工整,读起来悦耳顺口。《双截棍》中的“耳濡、目染”与《祭魂酒》中的“断壁、残垣”,属于句中对,也就是句子中前后两个词自为对偶。《祥龙十八掌》“打倒烦恼,攻下忧愁”则属于单句对,也就是同一文句中,上下两句字数相等,词性相同。
  
      解读《菊花台》文字修辞  
  
      你  的泪光  柔弱中带伤(转化)
  
      惨白的月弯弯(类迭)  勾住过往(转化)
  
      夜   太漫长   凝结成了霜(转化)
  
      是谁在阁楼上  冰冷的绝望(设问)
  
      雨   轻轻弹  朱红色的窗(视觉摹写,亦可触发听觉的想象,故可兼含听觉摹写)
  
      我一生在纸上   被风吹乱(夸饰)
  
      梦  在远方   化成一缕香(转化)
  
      随风飘散  你的模样(转化)
  
      菊花残   满地伤(夸饰、映衬)  你的笑容已泛黄(转化)
  
      花落人断肠(夸饰、映衬)  我心事静静躺(转化)
  
      北风乱   夜未央  你的影子剪不断(转化)
  
      徒留我孤单在湖面  成双(暗引)
  
      花  已向晚(转品:名词做动词)  飘落了灿烂(转化)
  
      凋谢的世道上(转化)  命运不堪
  
      愁  莫渡江   秋心拆两半(转化,析字)
  
      怕你上不了岸  一辈子摇晃
  
      谁  的江山   马蹄声狂乱(设问)
  
      我一身的戎装  呼啸沧桑(转品)
  
      天   微微亮   你轻声的叹
  
      一夜惆怅  如此委婉
  
      菊花残  满地伤   你的笑容已泛黄
  
      花落人断肠  我心事静静淌
  
      北风乱  夜未央   你的影子剪不断
  
      徒留我孤单在湖面   成双
  《青花瓷》是周杰伦歌曲中传唱比较多、读者比较熟悉的一首,也是“中国风”歌词特征非常典型的一首,其中运用了以上修辞方法中的8种,逐句分析解读如下:
  
      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
  
      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譬喻)
  
      冉冉檀香透过窗心事我了然(转化)
  
      宣纸上走笔至此搁一半
  
      釉色渲染仕女图韵味被私藏(转化)
  
      而你嫣然的一笑如含苞待放(譬喻)
  
      你的美一缕(转品)飘散去到我去不了的地方(转化)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炊烟袅袅升起隔江千万里(夸饰)
  
      在瓶底书汉隶仿前朝的飘逸(转化)
  
      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转品)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类迭)
  
      月色被打捞起晕开了结局(转化)
  
      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
  
      你眼带笑意(上下两行形成倒装、譬喻的修辞关系)
  
      色白花青的锦鲤跃然于碗底(摹写)
  
      临摹宋体落款时却惦记着你
  
      你隐藏在窑烧里千年(夸饰)的秘密
  
      极细腻犹如绣花针落地(譬喻)
  
      帘外芭蕉惹骤雨门环惹铜绿(转化,摹写)
  
      而我路过那江南小镇惹了你(上下两行三个句子运用了排比、类迭修辞)
  
      在泼墨山水画里你从墨色深处被隐去(转化)
  
      1譬喻:以“你隐藏在窑烧里千年的秘密,极细腻,犹如绣花针落地”为例,“你隐藏在窑烧里千年的秘密,极细腻”为“喻体”;“犹如”为“喻词”;“绣花针落地”为“喻依”。若从譬喻“运用想象力,以具体而熟悉之物说明或形容抽象之物”这个原则来看,想象力将“细腻的秘密”与“绣花针落地”巧妙串联在一起,呈现出彼此微妙的关系:那段“隐藏在窑烧里千年的秘密”是如此细腻,因而被小心呵护着,唯恐一碰就破,就像绣花针落到地上,是那么轻盈细微,却又带点小小的危险。而“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你嫣然的一笑如含苞待放、“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你眼带笑意”等句也都是譬喻法的完全体现。
  
      2类迭:类迭不仅能使语调和谐,还可强化词句所透露出的意思。“帘外芭蕉惹骤雨门环惹铜绿,而我路过那江南小镇惹了你”两句中连三个“惹”字就属此用法。有主动招惹之意的“惹”,让“芭蕉”与「门环”两种原本属于被动意象之物彷佛有了生气,芭蕉不再只是认命般让骤雨淋泄其身,而门环也不再被动等待铜绿染身,然后再对照下一句“而我路过那将南小镇惹了你”,整个画面更是活了起来。第三段与第四段开头的“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属于类句。
  
      3转化:在《青花瓷》歌词中使用最多的就是转化,例如“冉冉檀香透过窗心事我了然”、“釉色渲染仕女图韵味被私藏”、“在瓶底书汉隶仿前朝的飘逸”、“月色被打捞起,晕开了结局”、“在泼墨山水画里,你从墨色深处被隐去”、“帘外芭蕉惹骤雨门环惹铜绿”等句。“你的美一缕飘散,去到我去不了的地方”也属于转化,在这句词中“美丽”被拟物化,成了能飘荡在空中的一缕雾岚,前往到一处故事主角无法到达的地方。美丽,已不复见。人与物之间的界限在此模糊暧昧,词意却也变得深刻而繁复。    4排比:“帘外芭蕉惹骤雨门环惹铜绿,而我路过那江南小镇惹了你”就是用两个以上结构相似的句法来表达性质相同的意念,显现出句子的节奏感与律动,增强词意的感染力,强化了“惹”的意象。
      5夸饰:“炊烟袅袅升起,隔江千万里”夸张了隔江对望炊烟的距离,对应上一句“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所指涉的等待,彷佛是如此无穷无尽,而且隔了千万里,显得遥不可及;另一句“你隐藏在窑烧里千年的秘密”中的秘密被保守了千年从未让人知道,象征守密者的细腻与坚毅,能让秘密在窑中历经千年锻烧也不泄漏一字一句。
  
      6转品:简言之,就是转化某一个词原来的词性。例如“在瓶底书汉隶仿前朝的飘逸,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中的“伏笔”原为名词,在这里做动词用。由于这样的转化,句子顿时有了动态感,进而深刻表达出前一句中的“书写”动作,以及隐含在书写动作下的心意;“你的美一缕飘散”的“一缕”则是数量词转化成副词,整个画面感都出来了。
  
      7倒装:“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你眼带笑意”就是个倒装句,正确的文法顺序应为“你眼带笑意,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使用倒装法,并不太会变动句子倒装前后的意思,但是意境上就有所不同了。就拿此句为例好了,未使用倒装的句子(后者)较平铺直叙,整体感觉没有起伏,较为平板;但倒装之后,让人更有想象空间,一位的美丽女子似乎就这么站在眼前,盈盈笑着。
  
      8摹写:所谓摹写,指的是在视觉、听觉、嗅觉、触觉上能引起感官感受的描写。譬如“色白花青的锦鲤跃然于碗底”就在我们眼前栩栩如生描绘出青花瓷上的锦鲤颜色,尤其在白瓷衬底之下,彷佛即将跃出碗底似的。至于“帘外芭蕉惹骤雨门环惹铜绿”这句词是不是让你宛若看见庭院里被骤雨打弯的芭蕉摇来荡去,空气中的湿气透进了门环,让它招惹了一身铜绿色,耳边还传来淅沥雨声呢?
  
  
  
  
  
  
  
  雨过天青云破处安意如(1)
  
  
       很早就链接了文山的博,看他的文字,听,他提及的那些歌。即使不是JAY唱的,不是他的词,也很好。
  
      这个男人的品味,不俗。
  
      却忆不起,这是何时形成的习惯?
  
      歌舒耳边,字绽心上,它们之间保持微妙地,生机勃勃的节奏,总是鼓舞着我,在我倦怠的时候,给我信号。
  
      要坚持呵,要及时啊,像行走在水上过了今夜,过了这刻,写字的你我,思想的波动就会到别处,留下的印迹也将有变动。
  
      于是,一字一字地累积,而一夜一夜,在指间遽然滑落。
  
      我有一个固执的念头。觉得,为文山的书做推荐,一定非JAY莫属,就像为JAY添词,文山总是能天衣无缝。比如《青花瓷》,那样拗口拖沓的词,也就方文山敢写出来给周杰伦唱。也就只有今时今日周杰伦的人气,周杰伦的风格,才能让这首歌如此迅猛的被人认可,换一个人,难有如此效应。
  
      记得,JAY在一首歌里调侃文山拖稿,听着就笑出来。
  
      这两个男人真可爱。他们是众所周知的好友,
  
      喜欢JAY,喜欢文山。几乎是同时期的事情,一路听着JAY到现在,眼见他如何从喜欢带着鸭舌帽,一个对着话筒会脸红的青涩小男生,到现在侃侃而谈神态自若的周董,也见得文山如何越来越被认可推崇,到了洛阳纸贵的程度。
  
      据说他们识于微时。一起努力过,一起坚持过。慢慢的,一个成了天王,一个成了词坛翘楚。两个人的契合,靠偶然的碰撞还不够稳定,要有长时间的耐心交汇才可以。
  
      有很多人,听听就厌了,惊艳过后,难以为继,遂一路往艳俗上奔。他们两个无疑是特出的,得像生长在一起的树,枝叶交集,互相扶持。日见日新,真是不可多。
  
      一起生长的缘分,确实是不可取代的。
  
      在文山的词里,爱是一个隐喻。一道待解的迷。一个潜伏的兽。
  
      有一年,流行乐坛不知发了什么癫,蝴蝶满天飞。老鼠满街串。狼和羊叼着玫瑰花,磨磨唧唧说着不知说云的情话,让人听得毛骨悚然翻江倒海。
  
  过天青云破处安意如(2)
  
  
      那个时候,流行音乐,我只期待方文山和林夕。
      有必要提到林夕。个人觉得,这是少数能和文山匹敌,并能使他奋力地人。反之亦然。
  
      霑叔故去后,有个问题一直在想,这词坛,除了林夕之外,还有谁可号令天下,如果只得林夕一个,那未免太凋敝了。幸好还有方文山。
  
      这两个人不一样的地方地方太多,林夕清瘦总是表情冷峻,文山肉肉的,表情也多搞怪。林夕尖刻,文山温存。
  
      林夕的词像时光的剪影,粼粼在脚下闪烁。而文山的词,极具画面感,一桢一桢在脑海中跳过。但,这只是表面上说故事的习惯和手法不同。
  
      在残忍的本性上,他们其实是一样的。
  
      好的填词人一如好的说书人,开头深情款款哄你天长地久,在关键时刻却舍得与你一刀两断。他嘎然而止潇洒离去,留你长夜无眠相思难解。
  
      真是狠!
  
      一个鬼马的男人,穿着中式的衣服。这是否算是暗示了一些细节,他性格中的矛盾和善变。文山是多面的,快歌或慢歌,深情或搞怪,乡情和现代。哪怕是最难写的关于战争和和平,都能把握的恰到好处。叫人忍不住期待他饱满地文字创造力,期待来日的创作。
  
      他是喜欢翻新词境的人,比如说,写出“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月色被打捞起,晕开了结局。”再有,“帘外芭蕉惹骤雨,门环惹铜绿,而我路过那江南小镇惹了你,在泼墨山水画里。你从墨色深处被隐去。”
  
      灵活地运用通感,是一个优异诗人必备的能力。但能够想到化用赵佶的“雨过天青云破处,着般颜色做将来”为一首歌的定下天青色基调却不是人人可以信手拈来的。
  
      最后,提到文山的一个身份,这不是个秘密,却容易被忘记,他是一个诗人。其实应该这么说,他首先是个诗人,其次才是个词人。
  
      那么,他文字的韵意,也就有迹可循了。怀旧和脆弱的气质,原非刻意,只是作为诗人的他本性流露。
  
      在方文山的词里,爱是一个隐喻。一道待解的迷。一个潜伏的兽。能够化用赵佶“雨过天青云破处,着般颜色做将来”,赋予流行音乐天青色基调,不是人人可以信手拈来的。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