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标签看更多好帖

[现实人生] 步步为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30 22:49: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步步为营
  
  一
  
  火气背了,喝口凉水都塞牙。
  
  林小岚今天的火气,比喝凉水塞牙的人都背。喝凉水塞牙,塞的是自己,不影响别人。林小岚随口一句话,竟成了李秀萍枪膛的子弹。
  
  李秀萍圆瞪着双眼,手里举着一叠发票,像举着一柄温彻斯特1887型杠杆连发霰弹枪,开口就是一串连发。
  
  枪打出头鸟。
  
  林小岚,你来作证!上午,你是不是跟我说,这些发票能报销?
  
  李伟业眼睛一横,阴沉沉地扫向林小岚。
  
  林小岚浑身一激灵。李伟业是单位一把手,向来对林小岚青眼相看,用李伟业的话来说,小岚,你是出纳,就是我的左膀右臂,我对别人像冬天一般寒冷,对你,可是犹如春天一般温暖。
  
  这番推心置腹的话,还热乎乎地暖着林小岚心窝,怎么真遇到麻烦事儿,眼神就寒嗖嗖地杀过来了?
  
  这事儿要怪,得怪胸大無脑的李秀萍。
  
  李秀萍,女,44岁,是抱着铁饭碗的资深职工,钱不肯少拿,活不愿多干。上午,李秀萍拿了一叠发票去找林小岚,问差旅费能不能报销?林小岚正忙着打算盘,算到关键处,没时间抬头,随口答,能呀,得先找李总签字!
  
  祸真的从口出了,林小岚随口一答,便被李秀萍闹到了李伟业办公室。
  
  哼,林出纳说能报,凭什么你李伟业说不能报?难道林出纳专管财务,不如你精通财务制度?
  
  林小岚,你睁大眼睛审清楚!这是李秀萍为了个人涨工资,私人跑到省里考职称的发票,能报销?李伟业紧跟着李秀萍的话尾发问,重重强调了“私人”俩字。
  
  看着居高临下的李伟业,林小岚结结巴巴地说,不,不能呀。
  
  什么?林小岚,你是欺负我耳聋眼花还是咋的?李秀萍本来就尖锐的声音,又提高了八度,出尔反尔要遭天打雷劈的!
  
  林小岚脸上一热,哑口无言,左被李伟业堵着,右被李秀萍盯着,双李齐下,左右为难的她一句话也吐不出来。
  
  我们单位,从古至今都没有谁把私人学习的条子拿来报销!李伟业反戈一击,说,小林,你做证明,我自考本科的发票,花了几千块,报销了么?
  
  又证明?
  
  林小岚想了想那张由李伟业亲自签字报销的学习发票的猎猎作响气势,摇了摇头说,没有。
  
  一不做二不休,反正已经做了伪证,就不在乎再多做一次。
  
  还有老石,加班后在外面吃的盒饭条子,报销了么?李伟业指着闻声跟过来的石主任。
  
  还证明?
  
  林小岚脑海再现出那张由石主任经办,李伟业审批的一千元餐饮发票在自己面前旌旗招展的场景,摇了摇头说,没有。
  
  做伪证这事,林小岚这会儿已经适应了,她脸不烫了,也不打算特意向谁解释。有一句话怎么说的?她就像破了处的处女,做一次是做,做两次也是做,做第三次和第一百次,没什么区别了。
  
  这就是了!李伟业大手一挥,说私人的事情公费报销,稍微有点素质的人都不会占这种便宜,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嘛。
  
  你,你们一丘之貉,臭味相投,公款吃喝,公车私用,贪污受贿,吃喝嫖赌,这种便宜占得少了吗?凭什么你们能占,我就不能占?李秀萍指指李伟业,指指石主任,又指指林小岚,顺便扫过越聚越多的围观同事。她像一位扣动了扳机的女战士,唾沫星子裹挟着激烈的言辞喷薄而出,再化成霰弹漫天开花,哗啦啦击倒了一大片。
  
  李伟业脸黑得快滴出墨来。
  
  嘿,我这是躺着也中枪了!石主任尴尬地摸摸秃顶脑壳。
  
  李伟业,这七百块钱你不给我报销,我绝不会让你好过的!李秀萍指着李伟业的鼻尖警告说。
  
  至于怎么不好过,这事悬而未决,林小岚心里倒有了答案,那就是,自己有段日子不好过了。
  
  二
  
  李秀萍当着众多同事的面,向李伟业挑战。但以后的仗该怎么打,将采取什么战略,心里一点儿谱都没有。
  
  按周明新的话说,李秀萍就是一只纸老虎,宛如两个混混打架,小混混打输了,指着大混混的鼻尖说,你等着,我找一群人来砍死你!结果,人家大混混坐在高处都等得不胜寒了,小混混和他的小伙伴们是远去的黄鹤,杳无音讯。
  
  你是我的老公,我遇到麻烦了,你就该帮我!李秀萍架住周明新的胳膊。
  
  周明新是李秀萍的丈夫不假,可是,他更是一位事业蒸蒸日上的私企老板,老板耶,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周明新为了挺直高贵的腰杆,毅然用一句话灭掉了李秀萍想拉他当亲密战友的念头,传说中的大义灭亲啊。周明新说,你脑壳被门卡了吧,区区七百元,轮得上我出马?
  
  哟!真把自个儿当成股市了,弯个腰就有几百万上下?
  
  还没到大难临头,一点小麻烦,周明新就摆明了各自飞的态度,真不愧是同林的夫妻呀!没有周明新的参谋,她李秀萍就不信攻不下李伟业这座碉堡。
  
  以为你是赵子龙啊?单枪匹马就能杀出重围?周明新冷笑,你们那种单位,哪个不是缩在壳里明哲保身?他们没有落井下石,算对得住你了。
  
  李秀萍想了想,也是,林小岚的支吾,石主任的哈哈,其他人的噤若寒蝉,个个跟泥菩萨有得一拼。
  
  照我说,你应该以柔克刚,领导都是服软不服硬!周明新打了个呵欠,准备睡觉。
  
  以柔克刚?软玉温香?李秀萍一头雾水,你要我色诱?
  
  就你那样?周明新哧地一声笑。
  
  李秀萍听出了笑声藏着的软刀子,使劲掐住周明新的胳膊,说女人四十豆腐渣,你是不是嫌弃我了?
  
  你是我的结发妻子啊,再老也不敢嫌弃你!周明新举双手投降。
  
  这还差不多!李秀萍松开周明新,恶狠狠地说,你要是敢像别人一样玩花花肠子,看我怎么收拾你。周明新闻言打了个哆嗦,偷眼观察李秀萍。
  
  李秀萍平躺在床上,两眼直勾勾地望着天花板,仿佛天花板上藏着作战玄机,能指引迷途君子似的。
  
  看来,李秀萍的注意力聚焦在七百元发票上,并不是发现了什么玄机!周明新悄悄松了一口气。
  
  周明新暗怀的玄机,是新近认识了一个女孩,严雯雯。
  
  严雯雯在周明新眼里,等同于小妖精。
  
  想到小妖精这三个肉麻的字,周明新嘴角不禁扯出了一丝微笑。
  
  老夫聊发少年狂,真是一件让人激动的事。难怪东坡先生会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呢。睡在近四十岁的黄脸婆旁边,想着二十多岁青翠娇艳的小妖精,周明新的思绪怎能不千骑卷平冈?
  
  那首歌是怎么唱的?你是光,你是电,你是唯一的神话,我只爱你 you are my super star!
  
  周明新张大嘴巴,悄无声息地唱着这首歌,他想起严雯雯在KTV拿着麦克风,站在沙发上活蹦乱跳唱歌的样子。
  
  那条玫红色超短裙的裙摆,变成了玛丽莲·梦露风中的裙子,嚴雯雯只要再动一下,周明新就能窥到裙内底裤的颜色。
  
  周明新禁不住热血沸腾,在被窝中轻轻拖住李秀萍的手。
  
  李秀萍的手暖乎乎的,她也热血沸腾着,吵架也能使人热血沸腾。
  
  不同的是,周明新为了女人,李秀萍为了利益。
  
  二十年的夫妻,睡在同一张床上,难得一块儿热血沸腾。
  
  虽是同床异梦,却也殊途同归,道不同,也能相与为谋的!
  
  周明新微微一笑,轻轻摩挲着李秀萍的手,这是一只粗糙的手,坚硬并布满了老茧。周明新突然对这只手的主人,有了同仇敌忾的感觉。
  
  秀萍啊,你就是我的战友!周明新在心里说,是一同抵御平淡生活的战友,为了激情,你去夺回你的利益,我去攻占那个女人,看谁先打个大胜仗。
  
  三
  
  出师不利,李秀萍第一回合就遭遇滑铁卢。
  
  李伟业不是周明新,根本没给李秀萍机会诉苦,人家才不管你家企业景气不,身体如何差,李伟业对李秀萍和解的打算,根本不置一词,直接挂了免战牌。
  
  李伟业好几天都不见人影,办公室的门紧紧闭着,跟李秀萍玩起了空城计。
  
  李秀萍积攒下来的绕指柔,在一阵紧一阵的敲门声中,敲成了百炼钢,碰撞出了可以燎原的星星之火。
  
  明摆着欺负人呢?
  
  更有人在背后欺负她还不自知。
  
  你小瞧人呢?严雯雯斜睨着眼说。
  
  什么意思啊?一大清早,周明新就等在严雯雯单位门口,为她奉上了热腾腾的豆浆,没想到,严雯雯一点都不感动。
  
  两块钱一杯的豆浆就把我打发了?严雯雯接过豆浆,哧溜哧溜地喝了一大口。
  
  小祖宗啊,我周某人从来没有为哪个女人亲自送过早餐,对你是开天辟地头一遭!周明新只差捶胸顿足。
  
  这就是代沟啊!严雯雯说,知道不,现在追女孩早就不兴送玫瑰,送早餐了!
  
  那送什么?送钞票?周明新明知故问。
  
  庸俗!严雯雯将喝剩的豆浆杯往周明新手里一扔,蹬蹬蹬地上班去了,临走抛下一句话,崔永元说了的,蒙娜丽莎的微笑已经解读出来了,那里面是LV包,LV包,懂么?周大叔!
  
  小妖精,不就是想被钱砸么?周明新盯着严雯雯的背影,狠狠将喝剩的豆浆喝了两大口。
  
  李秀萍黔驴技穷了,一双双眼睛都盯着她呢,她怎么能不战而屈?
  
  明知道李伟业的办公室空无一人,李秀萍也要隔几分钟便去擂门。李秀萍擂的不是门,是声势。
  
  当李秀萍擂门的动静越来越大时,终于有人坐不住了。
  
  秀萍,不要这样,从长计议嘛!石主任按住李秀萍的手。
  
  哟,你这会儿知道站出来了?李秀萍没好气地说。
  
  李秀萍就等着石主任有句话。
  
  同事们对发票事件噤声,李秀萍无所谓,石主任在这件事情上装哑巴,李秀萍就有想法了。
  
  石主任和李秀萍的交情,并不是同事关系那么浅,他们比爱情淡一点,比友谊深一点,李秀萍以为,这就是书上说的第四类感情。
  
  李秀萍还是很享受这种感情的。
  
  每当李秀萍有一点小变化,比如穿件新衣,擦点淡粉,石主任便适时地出现了,再适当地夸奖,秀萍,你风韵犹存呢。
  
  李秀萍对这种表扬百听不厌,却不轻易接话。她知道,若是接着暧昧下去,第四类感情便要升级了。李秀萍不傻,说,是吗?我老公也是这么夸我的。
  
  咔一声,石主任就卡带了,很多话堵在喉咙里。
  
  周明新多久没夸过她了,李秀萍是清楚的。周明新曾经在饭桌上讲过一个笑话,二十岁的女孩是苹果,好看不好吃;三十岁的女人是樱桃,又好看又好吃;四十岁的女人,则是西红杮——为什么是西红杮呢?
  
  因为,已经算不上是水果了。
  
  这种看似幽默实则冷漠的段子,只有男人们才编得出来。李秀萍听到笑话后,自嘲之后是无尽的悲凉。洗澡时,连她自己都不忍多看镜子里的躯体一眼,镜子中镌刻的,是岁月对女人最大的讽刺。
  
  因此,哪怕石主任直言不讳说李秀萍是他年轻时未尽的梦,李秀萍也只是笑,一点也不生气,甚至还有点享受。
  
  李秀萍知道,自己需要这种言语上的欣赏,看似轻薄的调笑,对李秀萍来说,是心灵上的滋润。然而,李秀萍更清楚地知道,这种滋润只能停留在口头,万万不能发展到实质,不然,那口头上的相看两不厌也会变成熟视无睹。
  
  对了,石主任还向她承诺过什么?多少次他拍着胸脯豪气干云,说,秀萍你放心,单位上有什么福利,我绝对不会落下你的。
  
  李秀萍也确实享受了来自石主任那里的小福利,比如,过年时,石主任会悄悄给李秀萍拎一箱鸡蛋,说只有中层干部分了,是他在李总面前说了好话,李秀萍作为老同志,对单位贡献极大,才多分了一箱子,让李秀萍不要外传。
  
  李秀萍会外传?卖出老石的同时卖出的是她跟石主任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李秀萍就笑,你倒是希望我外传吧,那样我和你就不清不白了!
  
  被看穿心思的石主任就讪讪地说,我们是清白的,要多清白有多清白。
  
  老石,敢情你能给的恩惠,就是一箱子鸡蛋,几块臭豆腐?李秀萍停止擂门,转过脸来对石主任含怨带嗔。
  
  李秀萍不要LV包,只需要身边男人们一点真心的支持,但就是这么点小要求,作为丈夫的周明新不能给予,蓝颜知己石主任也临阵脱逃。
  
  同样吃了闭门羹的周明新,此时也得出了结论,严雯雯不是李秀萍,他不能用二十年前的伎俩,去追求二十来岁的严雯雯。
  
  得根据局面审时度势了。
  
  周明新和李秀萍都暗自思忖。
  
  四
  
  古人云,凡事要讲究天时地利人和。
  
  李秀萍主动出击,请石主任喝茶,显然没有尊崇这一古训,吃亏在所难免。
  
  地点对李秀萍十分不利。
  
  李秀萍走进灯光迷离的茶庄,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
  
  就那菜单,几张破纸,值得在四周镶上金边?几根破茶叶?几百元一壶?当是金枝玉叶?还有那服务员的旗袍,西不西洋不洋,叉都开到大腿根部了。
  
  才四十来出头的李秀萍自认是紧跟社会潮流的。
  
  相对于石主任的轻车熟路,从未涉足过茶庄的李秀萍登时觉得自己矮了一大截。
  
  石主任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对服务员说,来壶金色童年!
  
  我这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李秀萍东张西望转移视线以掩饰自己的急促不安。
  
  第一次?可不可以理解是为我献身啊?没有间谍样的服务员伫立旁边,石主任的伪装立刻就卸下了。
  
  李秀萍脸一热,献身,你要死啊,想哪去了?
  
  石主任见风使舵,马上一本正经的,瞧你瞧你,自己想歪了,我说的是现身!
  
  李秀萍讨了个没趣,幸好服务员端着茶壶及时出现,缓解了尴尬。
  
  天,什么金色童年?这不就是切碎的桔子皮吗?还一百五十八?李秀萍的嘴巴张成O形,到底没按捺住自己的见识浅薄。
  
  浅薄就浅薄,不能自乱阵脚,花一百五十八请石主任喝茶是有目的的。
  
  老石,你是不是经常陪李伟业一块,到这种地方潇洒呀?瞧你轻车熟路的样子!李秀萍的终极目标,是李伟业。
  
  她想从石主任的言谈中,揪到李伟业的小辫子。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李秀萍失策了,石主任吃过的盐,并不比李秀萍的少。
  
  哪个单位不接待个把客人?石主任露齿一笑,伸手去抓李秀萍的手,善解人意我才最轻车熟路。
  
  李秀萍根本没听出石主任这弦外之音,他说的哪是善解人意,是善解人衣呢。
  
  可惜,李秀萍没有听出来,真傻乎乎向石主任掏了心窝子,指望石主任善解人意一把。
  
  老石,你是中层干部,平时跟李伟业私交好,就帮我想个办法,怎么才能把七百元报销掉?
  
  秀萍啊,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你值得为区区七百元,把无辜的林小岚逼向死胡同吗?喝着李秀萍的茶,石主任竟然为林小岚说话。
  
  我要的哪是七百元,是尊嚴呀,李伟业比我小好几岁,平日里也算了,报销条子来卡我,分明是当众给我脸色看。李秀萍气鼓鼓地。
  
  别生气了,来,我帮你顺顺气!石主任的手不失时机地爬到李秀萍胸口上。
  
  李秀萍条件反射地啪一下拍开石主任的手,严重下垂的胸部是李秀萍的隐痛,全凭海绵内衣苦苦支撑,哪里能让石主任的手,将这秘密撕破了去?
  
  石主任的脸显得不好看了,秀萍啊,你让我帮你在领导面前说好话,你的态度也得好点不是?态度,态度懂么?石主任意味深长地盯了一眼李秀萍。
  
  李秀萍恼了,敢情这老石,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平时老石对她所谓的关照,关键时刻还是罩不住了!李伟业那天只是摆了一个脸色,老石立马抱上了李伟业的大腿。
  
  而李秀萍这双老女人的大腿,对石主任来说,只是和平时代的点缀,真到了这种没有销烟的战争时刻,是可以任由它炸得血肉横飞的。
  
  明白了这个道理,李秀萍悲从心来,一百五十八元的茶账也不结了,直接甩袖子走人。
  
  李秀萍打算从石主任那里找突破口的想法,彻底败走麦城。
  
  周明新找到了严雯雯的突破口。
  
  LV包果然让严雯雯喜笑颜开。
  
  周老板,我跟你说笑的,怎么就当真了?严雯雯爱不释手玩弄着LV包,冲周明新嫣然一笑。
  
  散尽千金还复来!周明新彬彬有礼地还了一个微笑。
  
  用打一折的山寨包,换来妹子一个活生生的微笑,值!这种买卖,比那位点烽火台,劳民又伤财只逗美人一笑的周幽王划算多了。
  
  周明新不失时机地请严雯雯单独吃饭。
  
  还是唱歌吧,我喜欢热闹!严雯雯拢拢头发。
  
  严雯雯红唇一开,周明新的信用卡就被刷开一道缺口。
  
  严雯雯估计将她认识的所有好姐妹都带上了,一帮女孩玩得不亦乐乎。
  
  小妖精,真把我当成提款机了!周明新狠命地抽着烟。
  
  再来一瓶红色恋人!严雯雯醉醺醺地依偎上周明新。
  
  什么?在喧闹的歌声中,周明新装作听不见。
  
  红色恋人!严雯雯扯着嗓子喊。
  
  你就是我的恋人!周明新刮了一下严雯雯的小鼻子。
  
  严雯雯醉意阑珊,往后一扬,倚靠在沙发上。她那撩人的表情,让周明新心念一动,拿出手机,卡嚓拍了一张照片。
  
  傻乐什么啊?一个女孩看到周明新摆弄着手机,嘴角露出如获至宝的微笑。
  
  女孩烫着披肩卷发,涂着红色口红,穿着深V领黑T恤和红色小皮裙,她是严雯雯新认识的朋友,李玲玲。
  
  没什么,一条好玩的短信!周明新慌忙收起手机。
  
  听说你在做电子生意?我认识的一个人,好像正在打听这方面的渠道呢!李玲玲说。
  
  商机!周明新这会儿耳朵灵光得很。
  
  舍不得票子套不住狼,周明新大声喊起服务员,再上两瓶红色恋人,喝,喝个痛快!
  
  买单前,他特意翻看了一下菜单,红色恋人葡萄酒,七百元一瓶。
  
  七百元,周明新心里一激灵,对了,好几天了,也不知道傻婆娘的七百元要到了没有。
  
  五
  
  钞票,这把杀人不见血的刀,时时悬在李秀萍眼前。
  
  昨夜,李秀萍又做恶梦了,梦里,李伟业狂笑说,你不是想要这七百元吗?有本事来拿呀!李伟业将七百元随手一扔,七百元便变成了肉包子在地上骨碌碌地滚,李秀萍一个恶狗扑食正要去抢狗的专利,突然从旁侧窜出一条真正的恶狗,将肉包子叨了去。
  
  李伟业,欺人太甚!李秀萍生生从睡梦中气醒了。
  
  这段时间,李秀萍虽然没被气得死去活来,但气得睡去醒来是常有的。
  
  李秀萍不能不生气。
  
  周五,李伟业终于现身了,梳着大背头,夹着公文包,一副意气风发的样子。
  
  李总,我等了你好几天了!李秀萍久旱逢甘霖般,将李伟业堵在办公室。
  
  找我有什么事?李伟业那表情早已忘记前尘后事了。
  
  李秀萍气不打一处来,敢情这几天她寝食难安,李伟业连打盹都没受影响。
  
  报销七百元的事呀!李秀萍挤出一个笑脸。
  
  她守株待兔好几天,就是要软磨硬泡到一个签字。
  
  李秀萍,咱们先把这七百元放一放,作为领导,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件事。没等李秀萍启动谈判计划,李伟业倒先开了口,一副要跟她促膝谈心的模样。
  
  谈判的情形出乎意料,李秀萍不由得洗耳恭听。
  
  大家都在同个单位,抬头不见低头见,要注意与同事保持距离,避免闲言碎语!李伟业在说到闲言碎语的时候,还用手指敲了几下桌子,像是在伴奏一样。
  
  什么?李秀萍懵了,与同事保持距离,避免闲言碎语?这和七百元有什么关系?
  
  李伟业见一击奏效,来了个宜将剩勇追穷寇,说,平时你和老石交情好,大家都心知肚明。当然,这是你们同事之间的友谊,我无权干涉,问题是总有人向我汇报你的作风问题,我把你当大姐,才善意提醒你。
  
  李伟业你也太善意了吧,李秀萍没想到自己大半辈子恪守妇道,临到退休,却晚节不保了。黄鼠狼是偷鸡不着蚀把米,自己倒好,为了七百元,暧昧不成丢了名声,先给李伟业揪住了小辫子。
  
  报销发票的事,请你顾及名声不要再提!李伟业说我要出差了,丢下李秀萍出门,钻入小轿车绝尘而去。
  
  李伟业,我要去告你!告你!告你!李秀萍对着轿车屁股声嘶力竭地大喊,她知道这声音,会像传播她的小道消息一样,迅速传到李伟业耳中去。
  
  你跟李伟业说什么了?李秀萍咬牙切齿地冲进石主任办公室。
  
  我能说什么?不知道是哪个该死的,向李总打了小报告!石主任看到两眼喷火的李秀萍,连忙摆手撇清责任,为让李总签个字,我说你知道自己错了!
  
  胡说!我根本没错!李秀萍把桌子拍得震天响,破口大骂,七百元李偉业就该给我报销,他在外面赌博,放一个冲就是七百,在外面嫖一个小姐,睡一晚上就是七百,给小情人买礼物,买个内裤就是七百,哪样不是公家报销?还有脸批评我的作风有问题?
  
  行了,行了!石主任把办公室的门关得死死的,颤着嗓子央求说,你不能把我给出卖了啊?石主任早先为讨李秀萍欢心,喜欢八卦一些领导趣事。
  
  李秀萍轻蔑地看了石主任一眼,继续高门大嗓,确保所有办公室的人都能听见。有什么啊,敢说就敢做,敢做就敢认,当缩头乌龟,我李秀萍没那个命!
  
  骂声中,石主任急得跺脚,林小岚羞红了脸,同事们都缩着脑袋。
  
  智取不行,只能勇斗。
  
  李秀萍决定明天就去纪委告发李伟业!
  
  六
  
  老百姓做点事真难!
  
  李秀萍以为告个状,就像打120那么容易,电话一拨,救护车就呼啸着来了。谁知道,上纪委告状像打110,要想警察抓人,得讲证据。没证据胡乱告状,会惹上诽谤罪的。
  
  李伟业叼支烟,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样子,告吧,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李伟业当然不会向李秀萍透露,他已经向上面打过招呼,本单位有一位更年期妇女,因为私事发票未报销,正在恶人先告状。
  
  谁才是恶人,围观者是眼花缭乱的。
  
  短短几个星期,李秀萍从李伟业和同事们身上,学到了什么叫空城计,隔岸观火,笑里藏刀,无中生有,金蝉脱壳,走为上计!
  
  李秀萍呢,只使出了一个美人计,便裤裆上糊了黄泥巴,浑身长嘴都说不清。
  
  逼上梁山了。
  
  冤有头,债有主,李秀萍只找李伟业。
  
  她在包里装了一把锋利的裁纸刀。
  
  你威胁我?严雯雯收到一条彩信,脸色一变,迅速回复了四个字。
  
  彩信上,严雯雯面色潮红,唇齿微露,眼色迷离,和艳照门上的某位女星极其神似。
  
  正是那晚在KTV时,周明新趁严雯雯酒醉拍下的照片。
  
  照片上,严雯雯严包密裹的超短裙被PS成了马赛克,醉酒照片摇身一变成了AV女郎。
  
  周明新还得意洋洋地加了一句,这张靓照发到微博上,会不会爆红呀?
  
  爆红?爆炸还差不多,严雯雯心头一凛,登时觉得周明新连同手里这张照片成了定时炸弹。
  
  开个玩笑!似乎知道严雯雯生气了,周明新嬉皮笑脸又发来一条短信。
  
  请你马上将照片删掉!严雯雯笑不出来,万一这张照片传播开来,被认识的人看见了,天啦,无地自容!
  
  嘿嘿,为了让你放心,我让你到我家亲自删!周明新在短信中附送了一个笑脸,顺便带一杯豆浆啊。
  
  严雯雯又惊又怕,气得咬牙切齿。
  
  李伟业这会儿也又惊又怕。
  
  收到消息后他急匆匆地赶到单位,吓得脸色发白。
  
  李秀萍紧紧握着裁纸刀,刀锋抵住自己腹部。
  
  七百元,拿来!不然我就死在你面前!李秀萍像刀峰一样尖利的声音,划过所有人的耳膜。
  
  李姐,有话好好说,为七百元送一条命,值得吗?李伟业与李秀萍隔着一米距离好言相劝。
  
  万一李秀萍突然拔刀相向,李伟业有机会拔腿逃跑。
  
  怎么不值得?李秀萍冷笑,我丈夫成器了,女儿成人了,有什么遗憾的,唯一遗憾的就是你不该为七百元欺负我!
  
  泼妇,从来没见过像你这样的泼妇!李伟业嘴唇发抖,为七百元逼死一个女职工,传出去绝对一石激起千层浪。
  
  李伟业可不敢拿自己的前途,去陪李秀萍发疯。
  
  七
  
  李秀萍赢了,扬扬手上的七百元,就是证明。
  
  李伟业以妥协而告终,他从腰包里掏出七百元钱,输人不输气势地说,只当打麻将输了。
  
  李秀萍冷笑一声,你早这么想,不就没这回事?
  
  拿到了七百元钱,李秀萍心里依旧堵得慌。
  
  伤人一千,损己八百,老祖宗没有说错。七百元到手了,传坏的名声怎样洗刷?泼妇的标签如何揭去?
  
  此时此刻,她多么希望有一位同事,站出来说,李姐,你真棒,给了李伟业一个教训,以后不敢再一手遮天。
  
  但是,没有一位同事敢接近她,李秀萍成了一只过街老鼠。
  
  李伟业脸色铁青,看谁都觉得和李秀萍是一伙的,是自杀事件的同谋,是唆使犯。无意中被卷入的林小岚和石主任,受了李伟业的冷遇,正眼不瞧,招呼不打,这些变化大家都看在眼里,心知肚明。
  
  林小岚其实不怪李秀萍,李伟业不招惹她,难得过了一段清静日子,伴君如伴虎啊。
  
  其间,林小岚有时间和朋友们聚餐了,这种聚餐,比单位的饭局要轻松多了。
  
  女人们聚在一块不八卦,就像早上起床没有刷牙。
  
  李玲玲率先八卦的,悄悄地对林小岚说,严雯雯你还记得不?
  
  哦,就那个老穿超短裙的?
  
  没错!你猜谁在泡她?
  
  你老爸呀?林小岚眼睛一白。
  
  去!李玲玲揪了林小岚一把,公布谜底说,就是周大老板,你们单位那个爱惹事老女人的老公。
  
  李秀萍?林小岚大吃一惊。
  
  窥探了同事家庭秘密的林小岚,再看李秀萍,眼里就多了一些内容。
  
  林小岚的眼神变化,陷于发票风波的李秀萍,是无暇顾及的。白天,林小岚忧愁地看着李秀萍在单位,或静坐抗议,或大吵大闹,或拉拢人缘;晚上,林小岚与小姐妹们碰面,听听新的绯闻故事,间或见到了传说中的李姐老公周明新。
  
  这个周明新,不像李秀萍平时挂在嘴边的那个人呀?
  
  李秀萍经常跟同事夸耀,老公如何忠厚,怎么顧家。哪曾想,真正的周明新,与李秀萍嘴里的周明新,是截然不同的版本啊。
  
  究竟是男人善于伪装,还是女人喜欢自我欺骗?
  
  当林小岚看到李秀萍歇斯底里,用刀抵住腹部时,林小岚多想抢上前去,攥住她拿刀的手,说李姐,你老公刚给别的女孩送了双大几百的鞋子,作为谈成一笔生意的答谢呢,与其把精力耗在李伟业身上,不如好好管住老公的口袋!
  
  可林小岚不敢说,她害怕看到李秀萍愤怒的眼神。对李秀萍来说,七百元是尊严,而对周明新来说,七百元只是一瓶酒,一件泡妞的礼物。
  
  林小岚看到李秀玲终于得到了七百元,又孤零零在地办公室怔了好久,才如行尸走肉一般,慢慢回家去了。
  
  如果李姐为发票的事,不把我捅出来,也许我会提醒她一下!林小岚望着她的背影想。
  
  想也是白想,林小岚肚子里的秘密无人可告了。
  
  从这天开始,李秀萍再没回到过单位。
  
  头一个星期不见李秀萍,同事们不闻不问,以为她仍在为七百元闹脾气。
  
  第二个星期仍未见人影,李伟业发怒了,专门开会说某些老同志倚老卖老,无法无天,一定要严肃工作纪律。
  
  坐在一旁做会议纪录的林小岚嘴巴张了一下,欲言又止。
  
  李秀萍的事情,林小岚第二天便从李玲玲那听说了。
  
  捡到芝麻,丢了西瓜的蠢事,在李秀萍家里上演了。
  
  我怎么只顾在前方战斗,却忽略了后院失火呢?
  
  李秀萍回家的时候,看到一个年轻女孩儿正坐在床边,为周明新端上一杯热腾腾的豆浆。
  
  八
  
  严雯雯火气真背!李玲玲说,那天,她头一次上周老板家,准备去讨要什么照片,结果,一进门就被周老板缠上了。
  
  然后呢?林小岚问。
  
  她猜中了开头,却没猜中结局!李玲玲套用了《大话西游》里流行的台词,说,半途中,老女人突然回家了,堵了个正着。
  
  天啦,这不是电视剧里才有的情节吗?林小岚张大嘴巴。
  
  听周老板说,老女人几十年如一日,从来没在那个点儿杀回家来!李玲玲说。
  
  后来呢?
  
  后面的情形,严雯雯不肯告诉我,对于她来说,那一定是一场噩梦!
  
  说不定李秀萍一刀把严雯雯或周明新杀了,哦,更有可能是自杀了!林小岚当起了编剧,她想起了那把裁纸刀。
  
  也许是扯住了严雯雯的头发,将她痛打一顿!李玲玲的思维不如林小岚扩散得开。
  
  当然,这些只是林小岚和李玲玲的猜测,让一千个人去猜,李秀萍与周明新的故事,便有一千个结局。一个大家都知道的结局是,严雯雯与男友分了,工作丢了,连父母都要和她断绝关系,名声扫地的她只能缠着周明新结婚了。
  
  唉,得饶人处且饶人,李姐怎么一直学不会呢?为七百元钱她能拿命相抵,侵略她的婚姻,该用什么去守护呢?
  
  林小岚再也没有见到过李秀萍,李秀萍的名字,一直空荡荡地挂在单位职工花名册上。也许有一天,李秀萍会来办理内退,不知道那时候,李姐的脾气,是卑微收敛了,还是更加暴躁了?
  
  这是一个谜。
  
  李玲玲和林小岚分别之后,李玲玲在日记本上写了几句感悟,做小三有风险,我好像应该小心一下自己。
  
  林小岚的日记本上也多了一页,有一种环境和一些人,会慢慢杀死你的时间,杀死你的能力,杀死你的本性,将你变成一只老鼠,从此小心谨慎,步步为营。
  
  来源:雨花    2017年3期  作者:刘琛琛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