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标签看更多好帖

京剧 驯悍记(根据莎士比亚同名喜剧改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12 00:24: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京剧 驯悍记(根据莎士比亚同名喜剧改编)
  
  人物:
  
  阎大乔——阎家大小姐
  
  阎小乔——阎家二小姐
  
  鲁 斯——阎大乔之夫婿
  
  鲁 九——鲁斯的仆人
  
  顾仁美——阎小乔之夫婿
  
  阎万山——临安府员外
  
  戏班众人,仆人,丫鬟,喜娘等。
  
  楔子
  
  [幕内妇人高声:“你个杀千刀的、挨油炸的,成日喝酒耍钱的,你看看人家起楼的起楼,置地的置地,再不济点儿的,就是拿本书,一辈子当个老秀才,也好歹是知道些上进。嘿嘿嘿,说说说,说你几句,就把你祖上给搬出来。别提你们祖上,我看你祖上那点子家业,要不是我这儿撑着,就叫你都给败落没了。嫌我啰唣,啰唣还不是为你好!我嗓门大,怕丢人,你就别成日介地干丢人的事!哎,别跑!我还没说完!跑!你今儿出这门,明儿就别回来!”
  
  [开场醉汉卧地,鼾声似雷。
  
  [戏班群上。
  
  众 人 (唱)离合聚散人间相。
  
  喜怒哀愁一担装。
  
  莫道梦幻真戏场,
  
  可作醒世大文章。
  
  老 生 (被醉汉绊到)嘿!这谁呀!青天白日的,躺大路中间睡觉!
  
  [众人欲走。
  
  老 生 哎,慢着慢着。咱们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戏弄一下他。让台下的观众乐一乐。
  
  丑 班主,有什么打算?
  
  老 生 前些日子,打一洋教士手里得了个洋话本。
  
  众 人 说什么、说什么的?
  
  老 生 说个好汉子把个凶婆娘给驯成绵羊的故
  
  事。
  
  小 旦 不好,不好!什么大老爷们编的破故事!
  
  丑 对对对!这年头,只有女的把男的驯成羊,这故事一听就——假得慌!
  
  老 生 你们这些个没见识的,这戏他演最合适。
  
  [琴师、鼓师上,调音。
  
  老 生 去去去!快都去扮上!戏可开场了!
  
  [众人下。丑扮鲁九上。
  
  鲁 九 少爷!少爷!少爷——怎么又醉在这儿了呀!快醒醒!快醒醒!
  
  鲁 斯 (唱)一霎时难睁开迷离睡眼,
  
  只听得耳边厢叫声连连。
  
  鲁 九 快醒醒、快醒醒!
  
  鲁 斯 (接唱)莫不是河东狮又来纠缠?
  
  鲁 九 老婆?您老婆还没追到手哪!
  
  鲁 斯 (接唱)哎,休来吵我!
  
  躲清净醉乡里再图一眠。
  
  鲁 九 少爷!再不醒!票子、房子、娘子,都泡汤里头去啦!
  
  顾仁美 (上)鲁兄!快些醒来!
  
  鲁 斯 (猛醒)票子!房子!娘子——
  
  鲁 九 都还没有呢!
  
  鲁 斯 你们是哪个?
  
  鲁 九 少爷!你这是睡糊涂了吧。
  
  鲁 斯 少爷?哪个是你们少爷?
  
  鲁 九 (哭丧着)哎哟!我的少爷!您这到底是把脑袋给喝坏了!老爷太太死得早,小的我现在可只有指着您了!哎哟!您这要是傻了!我上哪儿再找饭辙去呀!哎哟!我的少爷喂——
  
  顾仁美 啊呀!顾兄!我的小乔都在你的身上了——
  
  鲁 斯 别别别,你们都别哭了!
  
  鲁 九 少爷!您明白过来了?
  
  [鲁斯困惑地摇头。
  
  鲁 九 (放声大哭)哎哟!这是真喝坏了!每回喝都这样!这叫人可怎么活呀!
  
  鲁 斯 (被哭得无措)别哭了!(笑说)我是你家的少爷?
  
  鲁 九 这可不!我都叫了您快三十年的少爷了!
  
  鲁 斯 三十年?(点点头)岁数倒也不差。想是做梦?
  
  九、美 (齐)少爷,赶紧的。
  
  鲁 斯 干嘛?
  
  九、美 (齐)赶紧求亲去!
  
  鲁 斯 求亲?
  
  鲁 九 是啊!这家里头都揭不开锅了。
  
  顾仁美 还有我的小乔——
  
  九、美 (齐)就指着您把那个悍妇——
  
  鲁 斯 什么?
  
  鲁 九 拿下!
  
  鲁 斯 要拿你们拿,我没这本事。
  
  鲁 九 不拿下也成。这是您的酒帐、赌债、还有房屋贷款——
  
  鲁 斯 那也只有拿下?
  
  鲁 九 拿下!
  
  鲁 斯 不行不行,我胆不够。
  
  鲁 九 少爷,您别急。咱有祖传的《驯悍记》,
  
  里头可都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宝贵教训,
  
  呃,经验。
  
  鲁 斯 还有这个?
  
  鲁 九 少爷,您看!
  
  [鲁斯翻看。
  
  鲁 斯 这管用?
  
  鲁 九 管用!
  
  鲁 斯 那咱们试试?
  
  鲁 九 试试!
  
  鲁 斯 这第一招——你强归你强——
  
  鲁 九 嘘!少爷,咱后台看去,别叫人听见了——
  
  第一场 求亲
  
  [阎老爷上。
  
  阎老爷 (唱)女儿生来赔钱货,
  
  赔不出去我更没法活。
  
  (白)人生有三苦,年少丧母,中年丧妻,这老来么——嫁不出去闺女。我阎万山空有两个如花似玉的闺女。小的那个知书达礼,千娇百媚,那求亲之人踏破了门槛。唉,只可惜我那大女儿哟——空生得一付好模样,却是悍名在外,无人敢娶。唉,想我阎老爷富甲一方,在这阎家镇上也算得一个人物。
  
  (唱)哎哟、愁,哎哟、愁,
  
  哎哟、愁死了个我。
  
  门 童 老爷老爷!求亲帖子!
  
  阎老爷 小乔、小乔、小乔,哎哟,又是小乔——
  
  门 童 那些公子哥儿都堵门口了,老爷您看怎么回话?
  
  阎老爷 怎么回话?老爷我不早说啦!大小姐一天不出阁,他们想娶老二,且等着去吧。
  
  门 童 (嘀咕)那俩闺女都得砸手里头。
  
  阎老爷 说什么呢!
  
  [门童急溜下。
  
  家丁甲 (叫上)老爷、老爷,不好啦!
  
  阎老爷 老爷我好着呢!
  
  家丁甲 不是!是大小姐又把先生给打出去了!
  
  阎老爷 (掐指)哎哟,我说你们这些个没记性的。今儿是大小姐统帐的日子,就是老爷我——这不也绕着她走。我叫你们请先生,趁我们家大小姐心情好的时候,给她说两句《女则》呀什么的。谁叫你们添乱的。去去去,给先生二两赔礼的银子。
  
  家丁乙 老爷老爷,不好啦!
  
  阎老爷 又怎么了?
  
  家丁乙 大小姐和二小姐打起来了!
  
  阎老爷 胡说!二小姐乖得跟只小白鸽子似的,怎么会打人。
  
  家丁乙 不是。是大小姐打起二小姐来了!
  
  阎老爷 (向内)王妈! 快把上回胡大夫开的降肝火的方子找出来,煎一碗来!我先去应付着,你们也快些来!
  
  [阎老爷下。
  
  [大乔执竹杖,追打小乔上,小乔作柔弱状。
  
  大 乔 东西呢?快点交出来。
  
  小 乔 什么东西?
  
  大 乔 装蒜!打你的手,看你还敢乱收东西。
  
  小 乔 啊呦,姐姐,你可是喜爱吴公子送来的蜀锦。拿去便是。
  
  大 乔 我不稀罕!再打。
  
  小 乔 啊呦,那就是想要那东海珍珠。给了你吧。
  
  大 乔 私收男子之物,你可知羞耻。我要禀告爹爹。
  
  小 乔 别别别,好姐姐,亲姐姐。那吴方斋的花笺分一半给你如何?
  
  大 乔 都给我退了回去。
  
  小 乔 我才不!姐姐你是没有,眼红我的。
  
  大 乔 小贱人看打——
  
  小 乔 (四顾无人)姐姐这是做什么?快些住手了吧!无有王孙公子爱慕于你,你便这般嫉妒于我。
  
  [阎老爷上,小乔远望见。
  
  小 乔 (假装哀求)姐姐,求你放过妹妹吧!我什么都依你的。我的蜀锦、珍珠,还有花笺,但凡妹妹有的,便都是姐姐的。好姐姐息怒吧!(哭)
  
  阎老爷 哎哟——我的两个心肝哟!
  
  [阎小乔躲到阎老爷身后。
  
  阎老爷 大乔!哎哟!我的心肝,把竹杖放下,女儿家家的,成天打这个、打那个的,这更要嫁不出去了。
  
  大 乔 你都不问缘由吗?没规矩的丫头,私收男子之物不说。还和那个姓顾的私通花笺,写下些情诗。真真不知廉耻!
  
  阎老爷 哎哟,我的大乔乖乖。这也不是什么大事。
  
  大 乔 今日读《女则》,明日习女红,后天又请
  
  个师傅来教琴。就生怕别人笑话我们商贾出身,不通风雅。轮在大节上,爹爹你倒不管。
  
  小 乔 爹爹,总是小乔的不是,惹得姐姐这般怒意。只是姐姐呀——
  
  (唱)劝姐姐人前做个淑女样,
  
  出阁前倔脾气暂且收藏。
  
  眼眉低意儿顺轻声细讲,
  
  踏碎步摆腰肢步出厅堂。
  
  轻浅笑猛回眸再把那钩儿放——
  
  以姐姐你的才与貌——
  
  才不负女儿家青春时光。
  
  阎太爷 你看大乔,你妹妹也是心疼你的呀!
  
  大 乔 她是怕我不嫁,她自己个儿也嫁不出去!嫁嫁嫁!你俩满脑子都是嫁!
  
  阎太爷 哎!我的大乔,我的心肝,我的宝贝女儿 哎——
  
  大 乔 你的心肝在那儿呢。
  
  阎太爷 哎哟我的乖女儿哟——
  
  (唱)世间万物分雌雄,
  
  天地上下有阴阳。
  
  男女有别是公理,
  
  哪有女儿家不配儿郎。
  
  大 乔 (唱)老爹爹为何要苦苦相强,
  
  女儿家有几日能自主自张。
  
  配儿郎,为哪桩,
  
  莫不是为了你面上有光?
  
  阎太爷 (唱)男女相亲如战场,
  
  东风西风总有一头强。
  
  在闺中暂忍耐休要锋芒露,
  
  待来日到夫家再去逞豪强。
  
  大 乔 (唱)我不惯虚情假意乔妆样,
  
  我不惯做小伏低把心性儿藏。
  
  我不惯左右周旋欠下风流帐,
  
  我不惯骑驴找马耍花枪。
  
  小 乔 (唱)无有风流账,
  
  要做老姑娘。
  
  大 乔 (唱)贱人说话太张狂,
  
  不由我高举竹杖。
  
  [鲁斯内叫上。
  
  鲁 斯 好一个温柔小姐——
  
  [鲁斯伸手将竹杖抓住,两人对视。
  
  (唱)分明是柳如眉,花样腮,风情荡漾,
  
  却为何杏眼睁,怒生嗔,高举竹杖。
  
  大 乔 妹妹,又是个找你的。
  
  [鲁斯不放,两人僵持。
  
  鲁 斯 我寻的便是你——
  
  (唱)只为你美名传四方,
  
  因此上,特登门把婵娟来访。
  
  [大乔一愣,转而醒神,推开。
  
  大 乔 (嗔羞)啐!哪里来的痴汉子!
  
  鲁 斯 痴?是呀!我就是个痴汉子,痴情的汉
  
  子——
  
  鲁 九 我们家少爷是来向阎家大小姐求亲的。
  
  众 人 大小姐?
  
  鲁 九 没错儿!就是大小姐!
  
  阎太爷 来来来!快来人!把这俩疯子赶出去!
  
  [顾仁美急叫上。
  
  顾仁美 且慢动手!
  
  阎太爷 怎么又是你!哎呀,我说顾相公,不是我不把小乔嫁给你,我阎万山说出去的话,就好比泼出去的水!这大乔——
  
  顾仁美 大乔小姐这不是有人娶了嘛。
  
  众 人 (看鲁斯)就是他?
  
  顾仁美 正是他!中原名门之后,鲁太尉的曾孙,鲁斯鲁相公!
  
  阎太爷 喔!(上下打量鲁斯)哎哟!我的贤婿——
  
  大 乔 爹!你瞎叫什么呀!
  
  鲁 斯 岳父大人——
  
  阎太爷 你先搞定她!我这儿都预备下。
  
  鲁 斯 你看你爹都答应了,
  
  大 乔 (唱)好一个无赖汉昏话乱讲——
  
  鲁 斯 是哟,小生若是不昏,你我如何成婚?
  
  大 乔 (唱)再胡言管教你出丑当场。
  
  我不是解语花软玉温香,
  
  你要寻温柔貌却在那厢。
  
  鲁 斯 (唱)温柔貌多少乔妆样,
  
  玫瑰带刺却分外香。
  
  世人哪识无价宝,
  
  只认一付假皮囊。
  
  大 乔 (唱)你不怕河东狮如雷炸响,
  
  鲁 斯 (唱)我听来黄莺软语声音儿亮。
  
  大 乔 (唱)你不怕一言不合把拳脚儿尝,
  
  鲁 斯 (唱)美人带嗔最是风流样。
  
  大 乔 (唱)我看你疯言疯语神迷魔障,
  
  鲁 斯 (唱)我看你心甜意甜无限柔肠。
  
  阎太爷 (唱)你看她拳头打在了棉花上。
  
  小 乔 (唱)你看他甜言蜜语拌白糖,
  
  他绵里把针藏。
  
  阎太爷 (唱)真个不寻常。
  
  顾仁美 (唱)浆糊一大缸。
  
  鲁 九 (唱)好一个柔弱胜刚强。
  
  九、美 (唱)好一个柔弱胜刚强。
  
  大 乔 (唱)你休要巧舌如簧,
  
  娶悍妇只怕你悔断肝肠。
  
  鲁 斯 (唱)做夫妻搏一个地久天长,
  
  又何必假语虚言把心性儿藏。
  
  [鲁斯夹白,上前牵大乔。
  
  鲁 斯 小姐——
  
  (唱)来、来、来
  
  与你插上这朵俏海棠。
  
  大 乔 (唱)你休要自作主张。
  
  [鲁斯插花,大乔把花夺下,欲扔地上,鲁斯阻止,硬插上。
  
  鲁 斯 (唱)明日里、待和你、同拜高堂。
  
  大 乔 谁和你拜堂!
  
  鲁 斯 你呀!
  
  大 乔 你你你!你个无赖,哪个要与你——(轻声)拜堂。(转身进)
  
  鲁 斯 得了。岳父大人,咱就这么定了。
  
  阎太爷 我怎么听见我闺女骂你无赖?这堂能拜吗?
  
  鲁 斯 如何拜不得。姑娘家最是口是心非。
  
  阎太爷 口是心非?
  
  鲁 斯 口是心非!
  
  [两人相视大笑。
  
  阎太爷 这下可好了。快预备!
  
  顾仁美 啊!员外!这小乔——
  
  阎员外 嫁!嫁!明天一起嫁!
  
  斯、美 (齐)如此多谢岳父大人!
  
  [顾仁美与小乔互抛媚眼,各自下。
  
  鲁 斯 啊——岳父大人!这彩礼——
  
  阎太爷 彩礼不消、不消!大女儿的羊毛(指顾仁美下场处)就出在小女儿的身上。
  
  鲁 斯 哎呀,岳父大人,倒也打的一手好算盘。
  
  鲁 九 哎,这便叫有其女——必有其爷。
  
  [两人大笑,阎太爷下。
  
  鲁 斯 这一招柔弱胜刚强,倒是管用得很。
  
  鲁 九 那是。老祖宗传下来,能有错吗?少爷,我们准备准备去。
  
  鲁 斯 哎,不慌!让我先喝上一杯——压压惊!
  
  (唱)不辜负这好梦一场。
  
  第二场 迎亲
  
  [暗场,幕内妇人哭诉:“哎哟,大婶,你可别劝我。当年上门提亲的时候,他可不这样。他要这副窝囊样,我怎么就能嫁给他?哎哟!我可是猪油蒙住了心,怎么就瞧上了他!我跟您说,他今儿最好就是别回来了,回来我打断他的腿!”
  
  鲁 斯 哎哟,腿!腿!
  
  鲁 九 腿在那儿哪!
  
  鲁 斯 (清醒)怎么又是你?
  
  鲁 九 少爷,这都什么时候了,您快着点吧!
  
  鲁 斯 做什么?
  
  鲁 九 拜堂去呀!
  
  鲁 斯 拜堂?(忽想起,大惊)呀!不是梦!
  
  鲁 九 做什么梦呀!我的少爷,人家新娘子还等着呢!
  
  鲁 斯 不行不行!我这一身破破烂烂的,这一去,非叫人轰出来不可。
  
  [两人思忖。
  
  鲁 九 少爷,别愁!咱再看看那剧本,不是,那祖传秘籍有啥招没有。
  
  [两人翻看。
  
  斯、九 (齐)我穷归我穷,霸王硬上弓。
  
  鲁 斯 不行不行!
  
  鲁 九 行不行,都是他了。
  
  [二人下,场景转,大乔闺房。
  
  [一边有丫鬟捧嫁衣,一边正在拨打算盘点帐。面前账房、管家分立,仆人跪了一排。
  
  大 乔 仗了你们的狗胆!账目不清,出入不明!这是要造反不成。
  
  管 家 大小姐息怒!今儿个可是您大喜的日子。
  
  大 乔 我一刻不嫁便还当得这个家。
  
  [阎太爷、小乔上。
  
  阎太爷 那边喜堂布置完毕。这都怎么了,大喜的日子一个个哭丧着脸干嘛?不吉利!别跪
  
  着了,该干嘛,干嘛去呗。
  
  [众人欲下。
  
  大 乔 回来!有过的,自己领荆条三十下。下去
  
  吧。
  
  [众人逃也似得下。
  
  小 乔 (暗暗道)真厉害!我说姐姐,都要嫁人了,您还和下人过不去干嘛?不落好不是。您这名声就是这么传出去的。女儿家的,这名声么顶要紧的不是。
  
  大 乔 名声可能帮爹爹管家?名声可能换做吃
  
  穿?
  
  众 人 大小姐,吉时快到了。您先穿上嫁衣吧。
  
  大 乔 (唱)披嫁衣,戴凤冠,一霎焕然,
  
  猛想起,疯魔汉,春上眉端。
  
  小 乔 姐姐,笑了!
  
  家 仆 大小姐,笑了!笑了!笑了!
  
  [大乔敛容,众人噤声。
  
  大 乔 (掩饰尴尬)你们个个都听仔细,我虽则出阁,夫家虽远,我也是要常来常往的。这家到底我还是要当上三分。若是打量着我不在,便欺负老爷好说话,我回门之时,就小心了你们的皮肉!
  
  大 乔 (对阎太爷)爹爹——
  
  (唱)再不能替爹爹分忧解难,
  
  待人宽、持家严、您牢记心中。
  
  小 乔 姐姐,你怎么反过头嘱咐起爹爹来了!
  
  大 乔 (对小乔,接唱)
  
  在家时即便有千骄百纵,
  
  如今是良缘已定你要两心同。
  
  (拉小乔,同跪下)
  
  (唱)女孩儿不能够椿庭侍奉,
  
  从今后老爹爹千万珍重。
  
  阎太爷 (哭腔)哎哟,我的乖女儿喂——
  
  大 乔 哎哟,我的老爹爹,女儿这好容易嫁出去,您这一嫁还嫁俩,当欢喜才是。
  
  喜 娘 哎!大小姐,您盖上盖头吧!
  
  阎太爷 来来来!喜乐奏起来!
  
  [喜乐三遍。
  
  [大乔内白:“吉时已过,关门!”
  
  [鲁斯、鲁九行路。路遇乡亲街坊。
  
  伴 唱 (唱)过大街、穿小巷,
  
  新郎官、好模样!
  
  身着一件百衲衣裳,
  
  脚蹬破烂鞋一双。
  
  好呀好模样!
  
  乡亲街坊 公子哪里去?
  
  鲁 斯 迎娶娘子俏阿娇。
  
  乡亲街坊 公子好俊俏!(哄笑)
  
  鲁 斯 岂敢岂敢!
  
  伴 唱 (唱)过大街穿小巷,
  
  一辆驴车走路上!
  
  病怏怏的老马摇晃晃,
  
  快散架的车子响哐当。
  
  走呀么走路上!
  
  乡亲街坊 公子哪里去?
  
  鲁 斯 迎娶娘子俏阿娇。
  
  乡亲街坊 这顶花轿真是强!
  
  鲁 斯 过奖过奖!
  
  伴 唱 (唱)过大街穿小巷,
  
  一主一仆赶路忙!
  
  如此迎亲实荒唐,
  
  哪个和你去拜堂。
  
  赶呀么赶路忙!
  
  [鲁斯、鲁九来到阎府。
  
  [喜堂上,众人见二人,面露讥笑。
  
  众 人 破衣?病马?还有一把铁锈的宝剑——
  
  阎太爷 (不悦地)我说贤婿,今天可是大喜的日子。你若是人在客中,衣装不全,我替你备下也无不可。
  
  鲁 斯 今日成亲,结的是同心,不是同衣罢!
  
  阎太爷 这是什么讲话!
  
  (念)嫁汉嫁汉,
  
  穿衣吃饭。
  
  你穿的这身衣,
  
  她能吃的上什么饭!
  
  鲁 斯 岳丈,此言差矣!
  
  (念)娶妻娶妻,
  
  煮饭浆衣。
  
  她嫁的是汉不是衣。
  
  她煮的什么饭,
  
  便穿的什么衣。
  
  阎太爷 (下不了台)你!今儿个这亲不结了——
  
  给我给我哄出去!
  
  [鲁斯、鲁九与家丁打到一处。
  
  大 乔 住手——
  
  [众人惊异,大乔自揭盖头,上前打量鲁斯。
  
  大 乔 哎哟,爹爹,我说你见过多少宝,今儿怎么就走了眼。你看他这从头到脚,哪一件可都不一般呀!
  
  鲁 斯 还是我的夫人识宝呀——
  
  大 乔 列位,看了——
  
  (唱)鲁家几代皆征战,
  
  一件宝衣世代传。
  
  鲁 斯 (唱)你道我身披百衲穷酸露,
  
  却不知一寸衣襟寸河山。
  
  大 乔 (唱)你只道铁剑锋芒多锈迹,
  
  却不知沙场几回敌胆寒。
  
  鲁 斯 (唱)你只道瘦马嶙峋支离病,
  
  却不知天上房星下尘凡。
  
  斯、乔 (合唱)你看它双目炯炯精光闪,
  
  你听它扣骨铮铮声铿然。
  
  世人不识千里马,
  
  庸人俗子重衣衫。
  
  鲁 斯 (唱)来、来、来,
  
  你与我拜天拜地,共把椿庭拜,
  
  跨雕鞍,我和你,同返家园。
  
  鲁 九 真挺配的,比你还能吹!
  
  鲁 斯 夫人!你既已嫁我为妻。夫为纲常的道理
  
  还是要知道的。这红盖头自己掀不得,是要为夫来揭的。
  
  [鲁斯把红盖头盖在大乔头上,一把把人抱起来。
  
  鲁 斯 鲁九,拿上你的宝剑,若有人阻拦,你我主仆二人必要血战一场。
  
  [众人目送鲁斯主仆抢大乔下。静场。
  
  阎太爷 (失落地)这、这就走了?
  
  小 乔 姐姐、姐夫可不走了。
  
  阎太爷 真就这么走了?
  
  顾仁美 啊!岳父大人,走了姐姐、姐丈,还有我们——
  
  阎太爷 对对!还有你们、得了!快准备准备!
  
  [众人欲下,阎太爷又回身。
  
  阎太爷 哎哟!女儿女婿!别忘了回门、回门呀!
  
  第三场 驯悍
  
  [鲁斯、大乔内唱,鲁斯骑马上,鲁九驾驴车带大乔随后。
  
  鲁 斯 (唱)紧加鞭一马离了欢喜地,
  
  夫妻们一马一驴乐逍遥。
  
  阎大乔真是贤妻胜珍宝,
  
  不由我心花怒放乐眉梢。
  
  大 乔 (唱)阎大乔闷坐驴车把牙关咬,
  
  人前人后又有几时我折过腰。
  
  喜堂上强欢颜不把声色露。
  
  鲁 斯 娘子!快些走哇——
  
  大 乔 (接唱)却见他无赖汉人财两得乐逍遥。
  
  越思越想我的怒火中烧。
  
  (白)鲁九!停车——
  
  鲁 九 (夹白)夫人怎么话说?
  
  大 乔 (接唱)回望家乡路已遥。
  
  (白)此处是何地界?
  
  鲁 九 已然是离了阎家镇,正往鲁家宅。
  
  大 乔 喔——离了阎家镇,正往鲁家宅(猛地夺过鲁九的驴鞭)你给我下去!
  
  [大乔一脚将鲁九踢下驴车,夺过鞭子,驾车欲行。
  
  鲁 斯 啊!贤妻!你这是为何?
  
  大 乔 谁是你的贤妻!
  
  鲁 九 这翻脸比翻书还快!
  
  鲁 斯 方才喜堂之上——
  
  大 乔 方才!方才不这么说,我阎家的体面都往哪里放!
  
  鲁 斯 夫人驾了驴车,难道你要回去不成?
  
  大 乔 (语塞)我、我!你管不着!
  
  [大乔挥鞭欲行,鲁斯一手握马鞭,一手拦住大乔。
  
  鲁 斯 夫人呀——
  
  (唱)喜堂上多承你深明大义,
  
  你这样真性情世间难觅,
  
  你与我早已是拜过天地,
  
  鲁 九 少爷,第一招不管用了,第二招、第二招。
  
  鲁 斯 (唱)嫁鸡随鸡却是由不得你。
  
  大 乔 (唱)你这等腌脏汉天嫌地弃,
  
  休再要甜言蜜语把人欺。
  
  只怕是真金白银更可了你的心意,
  
  嫁你我不如去嫁鸡。
  
  鲁 斯 (唱)须往东,
  
  大 乔 (唱)偏向西。
  
  [两人争执间,驴车、病马相撞,驴仰马翻落下。
  
  鲁 九 (唱)跌了一个狗啃泥。
  
  这下可消停了。少爷、少奶奶你们没事吧。
  
  大 乔 鲁九,快些将车儿搬开。
  
  鲁 九 我也搬不动,少爷,你俩要不在这儿先待着,我先回去找人帮把手。一会儿就回来。
  
  鲁 斯 (示意他快走)你可快些回来呀!
  
  鲁 九 知道!少爷,您可要不急也不躁,慢慢把鹰熬。
  
  [鲁九下,两人静场,鲁斯、大乔同力把车搬起的过程,两人互有触动。
  
  [大乔挥鞭打鲁斯,惊吓了驴子。鲁斯收缰不住。大乔从驴子上摔了下来。驴子跑走。
  
  鲁 斯 啊呀!夫人!为夫扶你起来!(扶)
  
  大 乔 哪个要你扶!
  
  鲁 斯 不要便罢!
  
  [大乔几次挣扎,足痛跌坐,不觉泪垂。
  
  大 乔 (唱)我只道天降知音成良伴,
  
  谁料想良伴却是无赖汉。
  
  女儿家一生美梦成虚幻,
  
  不由人悲从中来心儿酸。
  
  [鲁斯见状,心生爱怜,轻揉大乔足。
  
  大 乔 你作什么!
  
  鲁 斯 你足痛难行,我替你揉上一揉。
  
  大 乔 我不要你揉!
  
  鲁 斯 你我拜过天地,夫为妻纲,我说要揉,便
  
  要揉。
  
  [大乔挣扎不过。
  
  鲁 斯 (轻唱)你有泪人前强吞咽,
  
  夫郎面前何必再遮掩。
  
  夫妻本是同林鸟,
  
  不对我说你向谁言。
  
  [大乔心动。勉强站起,前后瞻望。
  
  鲁 斯 你若是要回转阎家镇,只有双足行。你若是随我回转鲁家宅,我——
  
  大 乔 你怎么?
  
  鲁 斯 我——
  
  大 乔 怎么?
  
  鲁 斯 我便背你回去!
  
  大 乔 呀——
  
  (唱)回身茫茫无归路,
  
  (白)罢!
  
  (唱) 终身已定难悔转。
  
  鲁 斯 你若是不走,我就要走了!
  
  大 乔 哎!
  
  鲁 斯 怎么?
  
  大 乔 如此你便(轻声)背罢。
  
  鲁 斯 啊?
  
  大 乔 你便背罢!
  
  鲁 斯 哎,你叫哪个背你呀?
  
  大 乔 (没好气地)有劳相公——背我一程。
  
  [鲁斯背上大乔,心中暗喜。
  
  鲁 斯 夫人,你看那旭日就要东升了!
  
  大 乔 痴汉!那分明是月上东山。
  
  鲁 斯 我说是旭日,便是旭日!
  
  大 乔 啊呀!我这身上又湿又冷,我这腹内空空,你说如何便如何吧。
  
  [鲁斯背大乔。
  
  鲁 斯 啊呀,夫人,不对了!
  
  大 乔 又有何事?
  
  鲁 斯 这旭日又变成了月儿?
  
  大 乔 嗨!我方才说是月上东山,你说旭日东
  
  升。如今又说什么日头变月儿,你这是欺负人!
  
  [大乔刚要发作,鲁斯假意把她放下。
  
  大 乔 罢了罢了!你说变,就变了罢!
  
  鲁 斯 果然变了?
  
  大 乔 果然变了!你叫它什么?我便叫它什么也
  
  就是了。你快些走呀!
  
  [两人下。
  
  [场外音:鲁九:“哎哟!少爷少夫人,你们回来了!快快进房里休息!”大乔:“这是什么?《驯悍记》?你给我出去!”重重的关门声。
  
  [鲁斯滚到台边,酣睡。
  
  第四场 交心
  
  [鲁九上。
  
  鲁 九 (伸懒腰)什么东西起得比老鼠还早?就是我们这般伺候人的。昨日少爷夫人天黑了才回到府里,夫人还是少爷驮回来的。这位阎家大小姐哪还有半点新娘子的样子,发散衣湿,狼狈不堪。只见她蒙头进了房间,将房门“砰”的一关,门栓么一插,少爷就这样吃了闭门羹了。好端端的这二人愣是辜负了洞房里的千金一刻了。(叫睡倒在地的鲁斯)少爷,少爷!
  
  [鲁斯沉默。
  
  鲁 九 我说你也真是的。都骗到这会儿了,这么不当心的!这祖传秘籍怎么能让她看见呢!
  
  鲁 斯 看见也好!夫妻哪有骗来骗去骗一辈子
  
  的。
  
  鲁 九 你这是动真格的?
  
  [鲁斯不语。
  
  鲁 九 不急也不躁,慢慢把鹰熬。这不挺管用。
  
  鲁 斯 她是人不是鹰。鲁九,我亲自下厨,与夫人赔罪!
  
  鲁 九 嘿!您还会下厨呀!
  
  [鲁斯下。
  
  鲁 九 (向内)有请夫人!
  
  大 乔 (唱) 花烛夜我把新郎赶,
  
  辗转反侧不成眠。
  
  忽听门外有人喊——
  
  (白)何人?
  
  鲁 九 老爷有请夫人。
  
  大 乔 这——
  
  (接唱) 何必相见惹厌烦。
  
  鲁 九 夫人,酒菜已然备下。请夫人入席。这酒
  
  菜是少爷他亲手为夫人您准备的。
  
  鲁 斯 昨日劳顿夫人辛苦了,备下宴席,为夫人洗尘。
  
  [大乔用菜。
  
  鲁 斯 这菜如何?
  
  大 乔 煮得太久,老了!
  
  鲁 斯 (尝一口,羞急)难以下咽的东西,还不撤了下去。
  
  大 乔 (着急)啊呀!老是老了些,还是可以吃的呀!
  
  [鲁九撤菜。
  
  鲁 九 夫人,这肘子看上去不错。
  
  [大乔伸筷子,待要吃。
  
  大 乔 怎么筷子插不进?这熟了么这!
  
  鲁 斯 (不悦)鲁九,端走!
  
  大 乔 (急迫)肉带三分生,料然也无妨。
  
  鲁 九 夫人是真饿了!
  
  [大乔又待下筷,被鲁斯打掉。
  
  鲁 斯 (粗鲁地)生肉吃不得!
  
  鲁 九 对对对!夫人喝口汤。饭前先喝汤,包你长不胖!
  
  [大乔待喝汤。
  
  鲁 九 哎,夫人,我替您先尝一口。(吐)呸!
  
  这番茄鸡蛋汤怎么是甜的!
  
  大 乔 (着急地)甜的就甜的吧!
  
  鲁 斯 (又窘又粗暴)这汤、汤不好,喝、喝杯
  
  水酒吧。
  
  [鲁斯喝酒。
  
  鲁 斯 呸呸呸!这酒中掺了水了。(一把夺过大
  
  乔的杯子)这酒不好!
  
  鲁 九 哎哟!忘了!我怕少爷你又喝酒误事,往我们家酒坛里灌水了!
  
  [大乔又气又饿。
  
  大 乔 我算是看明白了,你们主仆二人是拿我寻开心呀!罢了罢了!鲁大相公,你也别难为我!这嫁妆只当我们鲁家送了你,三日之后,中秋回门,我若再回鲁府,除非是月圆之时旭日升!
  
  [大乔下。
  
  鲁 九 我说少爷,您那张甜嘴儿今儿是搁床底下了吧。
  
  鲁 斯 唉!
  
  (念)甜言蜜语非难事,
  
  话到真情一字难。
  
  鲁 九 关键时候,掉链子,快去追呀!
  
  大 乔 (内唱【高拨子导板】)
  
  气冲冲、怒忿忿、离了花厅,
  
  [大乔急步上,鲁斯慢随其后。
  
  【垛板】 顾不得、腹儿空、足轻脚软、我心火熊熊、一腔怨气实难平,无赖男儿我骂几声。
  
  骂你存心来戏弄,
  
  骂你不解女儿心。
  
  (绊一跤,忽看眼前)呀!
  
  眼前已然无路径,
  
  碎石满地杂草生。
  
  (小心避开走,情绪渐平缓)
  
  花园布局倒匀称,
  
  移花木、勤打理、
  
  一年之后春色深。
  
  山上碧泉活水引,
  
  几尾鱼儿水中行。
  
  池边立座太湖石,
  
  假山一侧架凉亭。
  
  (又见老屋)
  
  老屋坚固无折损,
  
  风雨之中到如今。
  
  固根基添新瓦,
  
  可以把那粮食屯。
  
  (自语)此处往东那一片田地不知是谁家
  
  的?
  
  鲁 斯 (接道)那一片是待售的田地。
  
  大 乔 (混然不觉)哦,待售的么——
  
  (唱)我的妆奁换良田,
  
  雇人四季勤耕耘。
  
  添仆役、置家私,
  
  上上下下需整顿,
  
  这鲁府万事开头待复兴。
  
  [回头撞见鲁斯,两人静场。
  
  伴 唱 (唱)甜言蜜语非难事,
  
  话到真情一字难。
  
  鲁 斯 方才那饭、那饭——
  
  大 乔 那饭是你做的吧?
  
  鲁 斯 (轻声)嗯。
  
  大 乔 那饭做得可真是——(见鲁斯瞪眼)好!
  
  鲁 斯 你方才之言,可是、可是当真?
  
  大 乔 我方才之言,句句是真!
  
  鲁 斯 (急切地向内)鲁九!你把夫人那些个好
  
  衣服都、都给我烧了。
  
  大 乔 烧了干嘛!
  
  鲁 斯 烧了,我看你怎么回门?
  
  [大乔悟到,偷笑。
  
  大 乔 烧了好衣服,我就穿这身回门!
  
  鲁 斯 你、你、我、我——(沮丧地)说假话你就欢喜,我把真心掏出来,你就——早知道、早知道,就骗你一辈子!
  
  [鲁九内叫:“少爷!今儿晚上,你是睡房里,还是睡门厅?”
  
  [大乔笑着无言拉鲁斯,鲁斯惊讶,向内,羞下。
  
  第五场 打赌
  
  [鲁九上。
  
  鲁 九 一床锦被了万事,床头打架床尾合。少爷、夫人昨儿个跟俩斗鸡似的,今儿个起来甜得又跟蜜一样。唉!夫妻一张床,谁强都一样。
  
  [大乔内叫:“鲁九!备车!回门!”
  
  鲁 九 哎!
  
  [阎府。阎太爷、鲁斯、顾仁美上。
  
  阎太爷 (边叫边上)二位贤婿定要陪我多喝几杯才是。
  
  斯、美 (内应,齐)岳丈大人。
  
  [众人入席。
  
  阎太爷 今日中秋,一家欢聚。我说鲁贤婿,这家可好?
  
  鲁 斯 有贤妻阿娇,家中大小事务打理得井井有条,自是安宁。
  
  顾仁美 贤妻?莫不是听差了。小弟听闻大姐
  
  她——
  
  鲁 斯 她——正是贤妻。
  
  顾仁美 如此说来,鲁兄的驭妻之术实实地叫人称羡。
  
  鲁 斯 我妻本就温柔贤惠,是诸位错将珍珠当作了鱼目。
  
  顾仁美 我是不信。想小乔她这般厉害,听闻她姐姐更是凶悍。
  
  阎太爷 我说好女婿。我的小乔乖乖,最是贤惠。不如我与你们赌一个东道,差人去叫各自的夫人前来,若是小乔先到,我便与她一份嫁妆。
  
  斯、美 (齐)若是大乔呢——
  
  阎太爷 三倍!三倍!与我去请二位小姐——就说她们的夫君,唤她们立时便到!
  
  [仆人下。
  
  阎太爷 这赌必是顾贤婿赢的了。
  
  [顾仁美低头不语。
  
  [仆人复上。
  
  仆 人 禀老爷,二小姐说立时便到,这样的话,
  
  哪是二姑爷敢说的。她不信!
  
  顾仁美 这……怕是此时正和家姐相谈甚欢,故而故而——
  
  阎太爷 如此,大小姐也是——
  
  仆 人 大小姐——
  
  [大乔内叫上。
  
  大 乔 夫君,妾身来也——
  
  阎太爷 哎哟!
  
  大 乔 夫君唤我何事?
  
  鲁 斯 令妹何在?
  
  大 乔 妹妹有些困倦,正在房中小憩。
  
  阎太爷 这般不知礼,她的夫君唤她,怎的不应。
  
  大 乔 待我唤她出来。
  
  [小乔打着呵欠上。
  
  大 乔 妹妹疏于管教是我之过,啊,妹夫,莫要怪罪才好。
  
  (唱)天生万物有阴阳,
  
  男女相亲古来常。
  
  夫若爱妻珠在掌。
  
  妻自待夫如君王,
  
  夫郎面前莫逞强,
  
  温柔自绕百炼钢。
  
  小 乔 难不成他叫你跪下,你还跪下?
  
  大 乔 (接唱)若是真心两相映,
  
  一时屈膝又何妨。
  
  [鲁斯跪地。
  
  阎太爷 这俩倒底是谁赢了?
  
  鲁 九 夫妻一张床,谁强都一样。
  
  阎太爷 也对也对!
  
  鲁 斯 娘子,我——
  
  大 乔 (掩口,回头对顾相公)我说爹爹,那三倍的嫁妆,你明儿可记着给我。我还赶着回家雇个厨子呢!
  
  鲁 九 对!不雇个厨子,夫人您是吃不上饭的。
  
  鲁 斯 (笑道)果然旭日东升了!
  
  小 乔 姐夫,你傻了吧!今儿中秋,那圆不溜溜的是月亮呢!
  
  大 乔 相公,真个是旭日东升也!
  
  小 乔 这俩都糊涂了吧!
  
  阎太爷 俩都糊涂了,也就不糊涂了!
  
  鲁 九 还是老爷你——有经验!
  
  阎太爷 咱们开宴开宴——
  
  众 人 (合唱)月圆人也圆,
  
  合家乐陶陶,
  
  宾朋尽欢宴。
  
  今日图醉饱。
  
  (众人大笑)
  
  今日图醉饱
  
  大家睡一觉,
  
  睡一觉。
  
  [鲁斯复醉倒,众人脱戏装,回复第一场,鲁九临下场踢鲁斯。
  
  鲁 九 哎,醉汉!好戏收场了!
  
  [鲁斯缓缓醒来,乐队下场,迷惑状。
  
  [画外音:“鲁斯!你老婆叫你回家吃饭!”
  
  鲁 斯 哎!
  
  [鲁斯下。
  
  [全剧终。
  
  作者:张静 沈颖   来源:上海戏剧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