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 《开封日报》周末阅读书评栏目投稿信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7-29 01:38: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开封日报》周末阅读书评栏目投稿信息
  
      
  投稿信箱:kfrbzfk@sina.com
  
  编辑:马丽
  
  出版时间:周五
  
  字数:800~1000字
  
  样文参考:
  
  布拉格之恋
  
  文/积雪草
  
  在图书馆里,又看到那本《春天去布拉格》,它站在一排书里,笔挺地立着,像一个恋人般深情地望着我,被我不经意间瞄到。
  
  我非常欣喜地把书拿在手里,很喜欢这本书,喜欢作者细腻的笔触,仿佛把人带入另外一个天地,恍惚之间便有了某种错觉,伏尔塔瓦河、查理大桥、布拉格堡、平卡斯教堂、一块砖、一片瓦、一片落叶、一朵野花,所有的一切都带着浓厚的人文色彩和艺术气息,纷纷呈现眼前。
  
  作者笔下的城市,河流、大桥、教堂,处处都透逸出历史的沧桑和深邃,那种艺术而唯美的笔调,不由自主地把人带进了另外一个陌生而遥远的国度,那个叫异域的地方充满神秘和浪漫,使人内心充满向往和想象。
  
  “布拉格”这几个字,充满浪漫、诗意、想象、美好、魅惑、神秘、遥远……以及想象外的无限延伸,以其独特的魅力,一度成为时尚和小资的代名词。在布拉格这座神秘而且充满人文色彩的古城里,随时可以品尝到香味浓郁的土耳其咖啡,可以观光游览卡夫卡的旧居,可以去歌剧院听歌剧,可以欣赏带有捷克式风格和民俗风情的木器……当然,在这样一个美丽的地方,也可以什么都不干,自由自在享受明媚的阳光和独特的异域风情……
  
  很多人喜欢布拉格,不仅仅是因为布拉格有灿烂的阳光,神秘的古堡,庄严的教堂,罗马式、歌德式、文艺复兴式的建筑物,以及波西米亚人的浪漫和热情,更因为布拉格出了一位天才作家卡夫卡,读过《变形记》的人几乎都会记得那个变成甲壳虫的人伤心孤独的情感历程。
  
  这位生前默默无闻、辞世后才华与声名远播的大作家,成了布拉格的代名词,成了世界各地许许多多的文学爱好者心中的朝圣地,他的代表作《审判》《城堡》《美国》也为很多人所熟悉。提起布拉格,自然会想到卡夫卡;提起卡夫卡,自然也会想到布拉格。
  
  布拉格还有另外一位作家,那就是米兰·昆德拉。看过电影《布拉格之恋》的人都知道,这部电影是根据米兰·昆德拉的小说《生命不能承受之轻》改编的。我喜欢这部小说。最初看这本小说,还是从小弟手里借阅的。那时候他上大学,是个不折不扣的小文艺青年,喜欢读书,喜欢藏书,我读过的很多书都是他买的。
  
  米兰·昆德拉的另外一本书《生活在别外》也非常畅销。他的小说深奥难懂,语言富有哲理,有的人从他的书中看到了迷惘和感伤,有的人从他的书中看到了人生的思考,而我从他的书中看到了自己心中对布拉格的向往。
  
  心情不好的时候,在琐事中不能抽身的时候,我会不由自主地念叨这句话——“春天去布拉格”。仿佛这几个字会给我力量和安慰。因为这句话在我的思维中已经变成一种臆想之类的东西,它已不仅仅是字面的意思,它的意思更深入一层,只要想起这几个字,就会想到另外一个画面:和平、春天、野花,美丽的城市,明媚的阳光。
  
  梳整时间轴上的点线面
  
  文/阿迟邦崖
  
  诚然,《精进 如何成为一个很厉害的人》是一本强应用性的励志导向书,但是,对于梳理、整合有限时间里的那些无序无尽的事件,的确有所裨益,能帮助读者适应功利化、快速化社会的生存和发展。
  
  该书作者采铜十分明确自己想要什么:一种丰盈、独特、自足的人生,摆脱内心的禁锢,以勇敢、开阔的方式去生活。他从时间、选择、行动、学习、思维、才能和成功这7个角度来阐述本书要旨:如何成为一个很厉害的人。
  
  掩卷回顾,这7个角度并不是割裂、独立的,而是互相交错、交织,共同构成一个整体。解读本书时,可以将它们划分成两部分。
  
  第一部分:把握时间。由一句熟透了的话“不必纠结过去,也不必担心未来”引出了作者的“时间观”。其实,“过去”与“未来”之间需要一座叫做“当下”的桥梁。“从当下来审视过去”:过去并未远去,仍具今天意义。“视未来存在于当下”:未来如何,当下便是开头。合起来就是以积极的心态让当下更具有行动力。接下来,借一个常见问题——时间永远不够用来讲述如何管理时间。首要原则,判断一件事情是否值得做,学会说“不”,把时间留给特别想做的事。当然,这并不是要大家成为战斗机,《人文六讲》中,“现代人的日常生活应该有快有慢,而不是一味地和时间竞赛。”比如工作要快,生活要慢,保持一些业余爱好。留意自己拥有的空间,并享受“独处”,不要疲于奔命。权衡轻重,做出更好的选择。“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采铜提出“三行而后思”的新论。所有的等待都是成本,一件看上去繁难的事,只要开始做了,就会变得越来越容易。分解任务,在实践中复盘积累。这一节可以作为方法论。同时又提出树立远近目标。远期目标过于遥远、艰辛,容易让人产生拖延症,常常不得实现,因此要设立近期目标,来警惕逃避,增加挑战,让“远期未来”更加具体。当代思想家苏珊·桑塔格说:“思考生活中遇到的每一件事。”采铜认为应该每天抽一点时间去“面壁”,让心中不同的“自我”对话,梳理反应链与意外现象,但是无须讲程序,只要半分钟就行。
  
  第二部分:求知深造。信息、知识和技能是3个热门词。我们不能只是接收信息,做搬运工,也不能以记忆知识为目标,技能才是终点。分离的、琐碎的知识,难以解答现实,大脑以“断舍离”的方式,简化思维,或者将思维转化为图像,只有通过解码,让它们发生化学反应,才有机会将知识化为应用技能。一个人的才能是立身之本,而努力是一种最需要的才能。努力需要有效的策略,寻找学习的导向。人生不宜苟且,做“差不多先生”,应该做到极致。
  
  最后一章谈及“成功”,可作尾声。每一个成功者都是唯一的,成功可以创造,但不能复制。专注发展自己的优势才能,就是保持最好的竞争力。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成功的,成功是个没有边际的词,一个人白手起家开工厂,算是成功,相对于马云,仍然是失败的。其实,成功是一种精进,一种心态。不要因为预设规则,而放弃个人追求,我们只需在现有格局上,向上走一步,不断为自己设计一些“必要的难度”。
  
  《精进 如何成为一个很厉害的人》这本书并非为成书而书,作者采铜引述了大量的案例,也不乏深度理论,颇有新意。
  
  心清妥,无烟火
  
  任崇喜
  
  小暑天,炎热狰狞的面孔,已然呈现,不带一点客套。四周有雨,这个城市,不时可见乌云翻滚,却道是有雨却无雨,迟迟不来的雨,让人心中添了莫名的躁。心躁,无名火便开始发芽、生长,时不时还要表现一下,让心愈发地躁。
  
  心躁的时候,不要试着做事,什么也做不成。阅读一些静心的文字,不啻沐浴一阵清风。随意浏览,便看到一句:“诗如鼓琴,声声见心。心为人籁,诚中形外。我心清妥,语无烟火。我心缠绵,读者泫然。禅偈非佛,理障非儒。心之孔嘉,其言蔼如。”“我心清妥,语无烟火”,如佛家偈语,让人立时有了触动,如遭遇棒喝,虽然未必顿悟。
  
  这句话,是袁子才在《续诗品》里说的。
  
  袁枚这个人,可谓才如其字。论文章,他为“清代骈文八大家”“江右三大家”之一,与大学士纪晓岚齐名,时称“南袁北纪”。论诗作,他与赵翼、蒋士铨合称“乾隆三大家”。赵翼读了他的诗集后称赞道:“八扇天门跌宕开,行间字字走风雷。才子果是真才子,我要分他一斗来。”他是地地道道的大美食家、茶道高人。这个只会吃、不会做的人,他的《随园食单》,不知成了多少后生的饭碗。
  
  而且,他仪表堂堂,“长身鹤立,广颡丰下,齿如编贝,声若洪钟”。若不是幼时害过天花,麻子改变了他“脸上的河山”,不知他翩翩风流到何等地步。这,或许会让一些人心理平衡。羡慕嫉妒恨之心,人皆有之。连公平的上帝,也会理解这一点,不会让一个人占尽春光。
  
  他少年得志,为官勤于治政,所获声誉较佳,但因“愧为县令,妇冤不能雪,又加刑于无罪之人,深为作吏之累”,33岁即以养母之名辞官。他这样说,“我辈身逢盛世,非有大怪癖、大妄诞,当不受文人之厄”,显然是受不得委屈、容不得心理扭曲。他安身立命之处,就在他曾经为官的江宁。他购置的那个废园子,原址为江宁织造府,在小仓山,据说是曹雪芹笔下的大观园。当时,这个园子“倾且颓弛,其室为酒肆,舆台嚾呶,禽鸟厌之,不肯妪伏,百卉芜谢,春风不能花”,一片荒败景象。他“随其丰杀繁瘠,就势取景”,“造屋不嫌小,开池不嫌多;屋小不遮山,池多不妨荷。游鱼长一尺,白日跳清波;知我爱荷花,未敢张网罗”,为的是“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是能读三坟五典、八索九丘”。“诗写性情,随吾所适。”我觉得,他将其更名为随园,是随心所欲,也是顺应机缘。如此诗情画意,令人神往。他的随园,此后让他闲云野鹤般闲适生活了近50年。
  
  有此上佳去处,文人骚客自然趋之若鹜,常来此雅集宴饮,顺带浇心中块垒、放飞些许心绪。随园“园中四时皆花,益以虫鸟之音,雨雪之景”,而且四面无墙,每逢春秋佳日,慕名造访者络绎不绝。对此,袁枚却从来不加管制。他在门联上写道:“放鹤去寻山鸟客,任人来看四时花。”他不但不“躲进小楼成一统”,而且热衷与权贵打交道,“出门必满载而归,结交要路公卿”。但他有自己的原则:士大夫宁为权门之草木,勿为权门之鹰犬。
  
  人们对于他更多的印象,就是:好美色。不知是不是因为善而美随园,袁枚才放情声色,不复作出仕之念的。
  
  他认为,“情所最先,莫如男女”, “男女相悦,大欲所存,天地之心本来如此”。陶姬、方聪娘、陆姬、金姬,还有不计其数的女弟子环绕他左右。他寻花问柳,阅人无数,可谓“浪漫多情,儇薄无行”。
  
  一次,袁枚到常熟虞山游玩,行至一个小村落,“忽闻机声轧轧,自茅屋中出,隔窗窥之:一女郎年可十六七,丰神袅娜,正在翻梭织素,手腕轻灵”。袁枚“爱其貌而又服其技”,竟然“凝眸不转,伫立多时”。这般的痴相,人们自然会“怒其轻薄也,群起而攻之”。这位大才子,为情而伤,活脱脱一幅受窘图。
  
  袁枚33岁时,曾给一位失之交臂的王姓女子写下一首《满江红》:“我负卿卿,撑船去、晓风残雪。曾记得,庵门初启,婵娟方出。玉手自翻红翠袖。粉香听摸风前颊。问妲娥何事不娇羞?情难说。 既已别,还相忆。重访旧,杳无迹。说庐阳小吏公然折得。珠落掌中偏不取,花看人采方知惜。笑平生双眼太孤高,嗟何益!”据说,这是他一生中唯一的一首词。也在这一年,他辞去官职,“筑随园于石头城下,拥书万卷,种竹浇花”,做了自己的主人。不知这位王姓女子,是否真的让他因情伤而变了性情?
  
  袁枚有一方别致的印章:钱塘苏小是乡亲。一代名妓苏小小,西子湖畔,幽魂孤栖。她那首凄婉的短歌:“妾乘油壁车,郎骑青骢马,何处结同心?西泠松柏下。”令人哀婉唏嘘。同为钱塘人,在袁枚心中,是不是早把自己当成骑青骢马者的郎君了?
  
  对袁枚的行为,时人嗤之以鼻。赵翼曾戏作一文,说他“前身是怪,年老成精”,“占人间之艳福”,“园伦宛委,占来好水好山;乡觅温柔,不论是男是女”。赵翼最后给他定性:虽曰风流班首,实乃名家罪人。并因此判定袁枚的来生:来世重则化蜂蝶以偿夙债,轻也要复猿猴本身逐回巢穴。
  
  关于好色,袁枚有自己的理论:“惜玉怜香而不动心者,圣也;惜玉怜香而心动者,人也;不知玉不知香者,禽兽也。人非圣人,安有见色而不动心者?世无柳下惠,谁是坐怀不乱?然柳下惠但曰‘不乱’也,非曰‘不好’也。”
  
  他的结论是:好色不关人品。
  
  “见书如见色,未近心已动;只恐横陈多,后庭旷者众。”诗文和美色,是他难以阻挡的诱惑。或许,他好色本就是无关容貌的。据说,袁枚的妻妾个个姿色平庸,旁人问其缘故,他的答案是:“薄酒可以忘忧,丑妻可以白头。徐行不必车马,称身不必狐裘。”这是黄庭坚的诗句。
  
  对于自己的生活,袁枚曾这样总结:“不作高官,非无福命只缘懒;难成仙佛,爱读诗书又恋花。”
  
  对于袁枚的生活,清人黄仲则说得好:“一代才豪仰大贤,天公位置却天然。文章草草皆千古,仕宦匆匆只十年。暂借玉堂留姓氏,便依勾漏做神仙。由来名士如名将,谁似汾阳福命全?”
  
  不知道《续诗品》是何时写的,这个公然宣称自己好咏、好吃、好色、好钱、好游、好友、好花鸟泉石的才子,看他如此热闹而多争议的一生,何时曾“心清妥,无烟火”呢?“心清妥”,应该为心灵清澈、灵魂安妥。“每日晨起,吸花中甘露,香生肺腑,凉沁心脾,自谓胸膈间有飘飘欲仙意”,想来不是袁枚心中的“无烟火”。他是在躲避什么吗?
  
  “不用闪躲 为我喜欢的生活而活/不用粉墨 就站在光明的角落/我就是我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这首歌的演唱者,是不少女孩子心中的“哥哥”。人生短暂,烟花绚烂。活出真正的自己,放射自己的光芒,足矣。即便如这个随园主人,在别人眼里,是“臭腐”得不能接近的人,是一字不通的“倾邪小人”,甚至是“文妖”,那又如何呢?
  
  “无求便是安心法;不饱真为却病方。”由他说去。比人更长命的,是文字,而不是逸事。“世界上最慢的是活着”,活着的姿态,本来就五彩缤纷。
  
  来源:写手圈公众号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