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剧如何创一个有卖点的剧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7-21 23:05: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编剧如何创一个有卖点的剧本


来源:金象微电影网 黄晖/文

一、题材无好坏,只看怎么做


什么题材才是好题材?这个问题无数人在讨论。影视行业的每个人好像都在冥思苦想抓热门题材,包括我所在的单位,也定期有题材讨论会,每次都免不了讨论到这个问题。但在这个问题上,我始终是一个异类,每次讨论,我永远只有一句话:题材无好坏。换句话说,只要政策允许做的题材,都是好题材。

比如说,我举个自己的例子。我写《恰同学少年》,选取了毛泽东为题材。这部剧成功后,很多人认为是因为题材抓得好,毛泽东嘛,在国内当然应该是热门题材,火了也是应该的。但一般人不知道的是,其实播出前,这个题材非常不被大家看好,甚至几乎到了一片反对之声的地步,以至投拍时,制作方差点打了退堂鼓,拍成后,央视也拖了一年不肯买。甚至更早,还在开始创作之前,我曾到北京拜访中央“重大办”的专家,专家就告诉我,以毛泽东为题材的影视剧风险极大,多年来只火了一部《长征》,而积压未曾播出的成品却已有七部,原因都是质量太低劣,没有一家电视台肯买。卖出去的里头,也出现过诸如《毛泽东在武汉》这种收视率百分零点几的失败之作(而且是央视播的)。所以,不是说以毛泽东为题材就能保证成功,成功在于你怎么做,能不能做好它。不光我自己这一部,你可以换任何题材,都是这个道理。

比如,同样是抗战题材,既有《亮剑》这样的优秀作品,也会有许多很差劲的影视剧。

同样是谍战剧,既有《暗算》这样的优秀作品,也有数不清的烂剧。等等等等,这样的例子我们举不完。所以,大到“战争题材行不行”、“爱情题材行不行”,小到“我写健身教练行不行”、“我写厨师题材行不行”,这些大家经常提出的问题,其实都不是问题。归根结底一句话:题材本身提供给我们的,只是基本素材,怎样解读、表现素材才是剧本成败的关键。

这是第一,我的总原则:题材无好坏,只看你怎么做。只有在这个总原则之下,才有接下来的其他原则。

二、题材的政策限制


上面说的“题材无好坏”,有个“政策允许”的前提。因为中国大陆有特定的影视政策,这是客观事实,我们必须服从。而许多编剧新人对此或不知道而误触“雷区”,或不了解而夸大了限制程度,搞得忧心忡忡。所以接下来我简要介绍几个主要的限制。

第一,有关重大题材的审查规定。


影视题材在政策上分为重大题材与一般题材。一般题材只要上报简要梗概(约1500字),就可以由省级广电部门立项,国家总局公示。重大题材则要向省、中央两级“重大办”上报完整剧本,审查通过后才能立项。重大题材的审查非常严格,作为一个过来人,我提醒大家尽量绕道行驶。

第二,有明文限制播出的题材。

“涉案”、“反腐”两类题材,多年前政策已有限制,未经特别审查通过,不能在黄金时段播出。而非黄时段受收视影响,卖价上不去,因此,目前制作机构一般不敢做这两类题材,要做也必须是低成本剧,不然必将亏损。

第三,其他受限制题材。


1,婚外恋、第三者之类的题材,近期多次受到总局点名批评,要求限制播出。

2,恐怖、迷信、血腥、色情之类的题材,都不可能通过的。

3,涉及宗教的题材,一般来讲不要去碰。

第四,总局对题材年代的提倡播出比例。


1919年前(五四运动为界线),历史题材,15%(其中古装宫廷内斗戏受限)。1919-1978年(改革开放为界线),现代题材,25%(其中新中国历次政治运动最好回避,至少不作为主要情节)。1979年后至今,当代题材,60%。当然这个规定还没有硬性到全国各台,目前央视受此比例限制较大,省级卫视也受影响,因此还可以作为我们选择电视剧题材时的某种参考吧。对相关政策我也不是全记得,大致如此吧。顺便也说一句,是否会政策“触雷”,有相当程度要看你怎么表现题材。我个人的体会,觉得现行的影视政策远没有许多网上传言那么严酷,只要选择题材时注意一下,创作时心里有个谱,一般不会受政策的太大限制。或者反过来说,政策允许我们写的题材是足够的,保证我们写不完。

三、编剧要选择自己熟悉的、能把握的题材


政策允许只是客观前提,我们知道就行了。接下来,是真正的题材选择基本原则:要选自己熟悉的、能够把握的题材。这话听起来像废话,但个别爱好者确实存在这方面的问题。

比如说,有网友就曾给我发过这样的作品,写美国中情局的特工,剧本满篇都是“杰克”、“海伦”之类的洋人,在纽约城里大展拳脚,飞车、爆炸、救总统、搞定恐怖分子等等。再比如说,我也看过这样的作品,写日本战国时代的大名战争,武田、足利等等牛人如何厮杀不止。类似的情况还有不少,最极端的,我还看过有人写《星河舰队》的续集呢。对这些题材选择,我是反对的。编剧写戏当然离不开编造,但前提是你了解、熟悉这个题材,不然就成了人为地胡编乱造。写美国中情局的特工,你了解吗?就算你要写,你写得过美国编剧吗?选这样的题材,显然不是来自生活,而是看多了美国大片、想当然的结果。

当然,编剧不可能了解一切行业、一切人的生活,我说的熟悉与能把握,是指那种生活特质不超出你的掌握之外。比如你让我写个小偷,或者写个医生,虽然我高中以后就不偷东西了,也至今不会医病,但他们的生活本质不出我的认识之外,我能够用这些人物来表达我对生活的理解,所不足的,只是需要查些行业相关资料而已。但你要我写甘地,或者写中情局的胡佛局长,对不起,我肯定不会去写,因为他们的精神特质我根本不了解,我只能去瞎编了。

有过多次,有新人朋友苦恼于不知该选什么题材开始练笔,向我提问,我总是回答说,选你最熟悉的生活开始。比如你是学生,你不妨先写写学校,你是公司职工,不妨先写写公司。因为这些是你最熟悉、最能把握住的生活。如果这些你都写不了,你怎么可能写好汉武帝或者火星叔叔马丁呢?

归根结底,你的剧本是不是好,不在于它讲的是007的还是你家隔壁修鞋的老王,它最终依靠的,是你对生活的理解。所以,你得选择能表现你目前对生活的理解的素材,不然就成了瞎编。

只有当你对生活、对人性有了相当的积累后,你才可以开始天马行空。

四、题材的类型特色


当然,对编剧来说,影视题材也有分类,世上没有万能编剧,我们都得找自己适合的题材类型来写。

我们也经常听到各种题材分类,比如军事、爱情、反特、家庭伦理、青春偶像、古装戏说、民国年代等等等等,有的按内容,有的按时代,凡此种种,不一而足。大多数编剧新人也会把自己的作品归入某个这种类别中。但我以为,这些类别区分,本身没有多大意义,或者说,它是我们选定题材后的自然归类,而不是选择题材前的个人特色考量。

类型区分并无一定之规,就我而言,比较看重这样三个区分:

第一,风格上,是“情节派”还是“情感派”。

比方你写个谍战题材,自然要侧重情节性,写个公司白领谈恋爱的戏,则不必处处险象环生、生死悠关。而擅长情节悬念,还是擅长情感纠缠,各人自有特色,琼瑶写不了《暗算》,海岩也写不了《大明王朝》,更不用说我们了。比如我就写不了纯情感戏,而比较喜欢走情节派的路子。而不少女性编剧,则能把情感戏写得很好。这都属于比较根本的个人风格。

第二,年代上,是当代题材还是历史题材。


这也属于个人偏好。比如我偏好历史题材,因为觉得当下的生活,总会使我迷失在太多现象中,而把握不住现象背后的生活本质。而历史年代戏,时间已经帮我去伪存真,让我更容易看清其本来面目。而有些人则反过来,不喜欢资料中死板的人和事,对身边正在发生的人和事则有强烈的感悟。这也是个人风格大的不同。

第三,气质上,是大戏还是小戏。


我以为这个区别更为根本:戏有小戏、大戏之分。寻常情感、家长里短这些是小戏,凝重、深刻,反映社会历史变化的,是大戏。一部戏是大戏还是小戏,一般很容易区分,比如大戏会场面比较宏大、气氛比较凝重,成本比较高,大部分有特定的历史时代背景等等。但这些并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一种气质:大戏重社会,小戏重个人,大戏是黄钟大吕,小戏是轻歌小调而已。比如,《大明王朝1566》肯定是大戏,《蓝色生死恋》肯定是小戏。大、小戏本身并无高低好坏之分。相对来说,小戏更接近普通观众的生活细节,更容易得到观众的接受,大戏则要求厚重,更有思想内涵。

中国传统的评价观念中,一般还是认为大戏的创作难度更高,或者更上台面一点,因此,写大戏也相对更容易得到正统的肯定。比如中国视协最近刚搞的“中国电视五十年全国优秀编剧、导演、出品人评选”,我看那个获奖名单中,专写小戏的编剧(纯情感剧、伦理剧或纯戏说剧等)就不太容易被评上。但这与市场接受程度无关,对市场而言,大戏、小戏无所谓,我只是提出这种区分方式,供大家考虑个人的长处与兴趣。你擅长情节还是情感,喜欢历史还是当代,特别是,你注重感悟个人生活还是描绘社会时代,我以为这些倒是你题材选择时几个可考虑的标准。

五、切忌跟风


前面说到,选择题材是影视市场的热门问题,而其中最热的,就是“现在什么题材热门”这个问题。这一点上,不说编剧,就连许多影视制作方,也不能免俗。我碰到过很多制作机构的老板,参与过很多影视策划会议,其中听到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现在什么题材热门”。每当听到这种问话,我都会立即表示反对。我以为,这个问题根本不该问。因为这个问题的背后,其实是一种“跟风”思想,说得严重点,就是投机取巧的思想。跟风,证明了你缺乏创造力。而且,跟风的风险,远大于创新。观众永远是喜新厌旧的。

过去,我们的影视产品比较少,观众可选择的有限,对某类题材还可能保持较长一段时间的兴趣,比如曾经风行了十来年的清宫辫子戏等。但随着影视市场的发展,特别是网络时代的来临,观众的兴趣变化越来越快,口味的分流越来越细,影视剧的生产制作周期又比较长,一部电视剧从创意策划到播出,最少一年多,多则好几年,这种情况下,你再跟风所谓的热门题材,一般来说,只会死得很难看。

这不是我危言耸听,无数事例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比如,自从《亮剑》火了,许多编剧和影视制作机构就把目光盯紧了战争题材,特别今年又是建国六十周年,结果类似的革命战争题材几乎一涌而上。我前年在北京时,有次与几家影视公司老板吃饭,就听他们说到,由于新创作的战争题材跟不上需求,众多影视公司都在争抢老战争小说和老战争电影改编权,不说《红日》、《南征北战》之类名气很大的,就连一些不甚有名的五六十年代的战争小说的影视改编权,都已经被卖空了。我当时就断定,接下来,会有一批影视公司为这种跟风行为遭受重大损失。也因此,我推掉了近期所有找我的战争题材的约稿。

果不其然,没等到今年,去年下半年开始,就有一批军旅、战争题材剧开始积压。有不少作品,事先期望值甚高,甚至本来瞄准上央一黄金档的戏,结果卖不动,少数卖掉的,也落到了省级地面台降价卖掉,而且播出效果也不理想。其中有几部其实质量还不错,如果在《亮剑》之前播出,估计火的就是它了,但现在却播得很一般,收视平平,毫无反响。这还只是开始,我敢断言,今年这个现象会更严重,会有更多军旅、战争题材剧卖不掉,播不出或者播出效果失败。

原因无它,盲目跟风的后果而已。观众已经看了《亮剑》、《大刀》、《狼毒花》等等一堆戏,你再给他更多没有创出新意的同类题材,他当然不爱看了。所以,这里提醒新人朋友,“什么题材热门”这种热门问题,今后切勿考虑。如果一定要考虑,请像我一样,反其道而行之――什么题材热门,我就偏不做什么。我宁愿做冷门题材,因为我希望自己的作品在市场上保持特色。

六、题材的生命在于创新

不跟风,意味着选择题材要尽量创新。创新是题材的生命。题材的新有两种,一是素材本身新,二是旧素材从新的角度去解读。

素材的创新这一点,常常会被大家比较重视,如许多朋友会给自己的作品冠以“国内首部反映**的作品”,这都是在突出素材本身的新。找新素材,这当然也对,你第一个来写某题材,当然更容易引起观众的兴趣。不过素材创新,难度很大,甚至是可遇不可求的。真正好的素材,过去却从来没有人想到过,被你想到了,这个机会可不多。反过来,某素材从来没人做成,很可能倒是素材本身并不被观众感兴趣。而且,除非是特别重大的素材,一般素材的新,并不见得能引起观众太多额外的兴趣。比如:你第一个来创作中国航天,拍神六神七,这可能很牛B。但这个机会归你的可能必太小,抢先的只怕会是军方。反过来,你写“中国首部税务干部题材”,或者“首部野外生存题材”、“首部售楼小姐题材”、“首部公交车反扒题材”之类,这样的“首部”倒是容易找,找一万个也找得出,但观众的额外兴趣却未必有多大了。所以,对编剧来说,题材创新的关键,在于第二种,即表现的角度的创新,这才是真正见编剧功夫的。

我举个例子:《金婚》的题材一点也不新鲜,夫妻矛盾、两口子如何过日子而已,但编剧通过选取五十年五十个特定生活矛盾点,给这个题材创了新。

再比如,我曾接触过一个革命战争题材,写红军四渡赤水,这个题材老得不能再老,但作者却改变了表现角度,写的是四渡赤水前,因部队严重减员缩编,红军里的十个连长变成了普通一兵,编成一个“连长班”,专讲这个连长班如何四渡赤水的故事。这就把一个老题材赋予了新的表现角度,使它顿时新鲜了。

所以,我们选择一个题材,要多想想怎么从表现角度上创新,这才是题材创新的关键。

七、题材选择的几个窍门建议


上面谈到的,是题材选择的一些主客观原则。

原则之外,选择某些特殊题材时,也有几个不是窍门的窍门,这里提出来,供大家参考。

1,题材的历史周期性


这一点,主要针对历史与年代题材。

人们习惯于在一定的周期回顾历史,这一点古今中外皆然,因此也会带来部分影视题材的历史周期时效性。换言之,选择历史题材时,有些可以进行周期预测。

比如说,我举央视为例,它就会根据历史周期,有重点地预设重点历史题材。如09年,是建国六十周年,为此,央视就需要提前准备一大批重点剧目,如《解放》、《国歌》等等。10年,是第二次鸦片战争150周年,央视就准备上大型历史正剧《火烧圆明园》,11年,是辛亥革命100周年,央视同样会有重点纪念剧目等等。重大的历史周期纪念日,市场会需要相关历史剧作。如果你喜欢写历史正剧,可以考虑这一点,翻一翻历史书,提前准备。有时候,这种准备是能赚便宜的,比如,08年是改革开放30周年,这本来也是天大的事,国内需要一大批相关题材作品,但上至宣传部门,下至整个市场,都反应慢了,从06年下半年才开始吹风,结果大家来不及,造成今年相当缺乏有力度的作品。而如果你提前开始准备这类题材剧本,哪怕质量一般化,我估计也会有人要的。

2,题材的政策需要


比如,我们仍以历史题材为例吧。

一方面,目前古装剧的播出量受到一定的限制,但另一方面,政策导向却需要某些特定的历史题材配合。比如说,中国政府目前正强调民族复兴,大国崛起,并且强调是和平崛起,作为编剧,我们就可以分析到,中国当前会相对比较需要“和平型”、“中华文化输出型”的历史剧,比如鉴真东渡、张骞通西域、郑和下西洋等等,这些题材就会被中央主管宣传的领导提议到,自然也都成为央视拍摄或筹备拍摄的重点剧目(而且有些还反复拿不出好剧本来,以至迟迟不能上马)。

反过来,你在这种政策需求下,如果还将题材锁定在“冉闵杀胡人”,或者怛罗斯战役之类,这些民族冲突或中外战争题材,拍摄与播出难度就会很大。

3,题材的现实前瞻


中国社会正处在剧烈的变化发展中,如果我们创作现实题材,也应该根据现实的变化发展,来提前准备社会需要的题材。

比如说,世界性的经济危机冲击下,中国大批劳动密集型企业破产关停,已经造成了大量农民工失业返乡,而且还有愈演愈烈之势。这时,你还去写农民工怎么去打工的题材,显然就会脱离未来的需要了。反过来,你能不能考虑创作一部返乡农民工重新寻找定位、进行再创业的电视剧呢?写一部剧,给返乡农民工们寻找一些出路,提一提神,同时也鞭策、鼓励政府部门从哪些方面去帮助他们,这不但会是未来市场需要的题材,本来也是很有意义的事情嘛。

再比如,汶川地震,举世震惊,也造成了几十部反映地震的影视剧同时上马。我当时就断言了,这些跟风作品基本都会死光光。因为影视剧,特别是电视剧的长处,在于表现延续性的状态过程,对于这种突发灾难,影视剧的表现力,根本无法与新闻和纪录片相比。

但是,地震题材却不是不能做了。比如,我们能不能考虑写灾区震后的生活?这种延续性的生活状态,影视剧的表现力,就不弱于甚至强于纪录片了。我想,经历灾难后,劫后余生的人们,需要重建的,不仅是家园,还有情感、生活的方方面面,有无数内容值得发掘吧。人家都写地震那几天,你来写震后几年的重新家园与重新生活,我觉得这才是观众会长久关心的,也是我们这个社会应该对灾区长久关注的、有意义的事情。

所以,写现实题材,加强前瞻性也会有帮助。

4,题材的周期循环


曾经的热门题材,可能会再热,市场对题材的需求可能出现循环,这是我的一个未经证实的观点。这或者有点像股票市场,跌无可跌,就会再涨起来。影视题材也一样,一种曾经热门,后来被观众厌倦的题材,一个周期后,我以为可能会重新热起来。

举个简单的例子,五六十年代,战争片红极一时,结果弄得八、九十年代大家都不看打仗的戏了,直到本世纪,才重新又火了起来。时代的发展,使这种题材循环的周期会更短更快。所以,我建议新人朋友,一种题材热了,我们尽量回避之,而一种题材被冷落许久后,你反倒可以考虑重新做。当然,循环之上,必须有递进,就是说必须随着时代的发展做出不同于过去的新意。比如五六十年代的战争片,英雄都是高大全,本世纪初的这一波战争题材热,就突破了这一点,做出了新意,所以才能成功。

举个例子:武侠剧曾经风靡一时,而这几年十分落寞了。所以,我甚至有过想法,将来创作一部不同与以往的武侠剧。当然这只是一个念头而已,现在我自己没有时间,但我想,如果哪位能真的写出一部新颖的武侠剧,几年后播出,你很可能会是大赢家。

5,题材的网络化超前选择


这是我的另一个未经证实的观点,而我个人坚信这个观点:影视题材要创新,很大程度上可以学习网络,从目前的网络热门题材中衍生出将来的热门影视题材。原因很简单:一,网络超前于传统影视,本身代表了最先进的需要;二,目前的网民,将成长为未来的影视观众主体。所以,我个人很看好魔幻、架空等等网络热门题材形式,甚至多次想过将来自己也试一试魔幻题材。

版权信息

本文选自: 金象微电影网 黄晖/文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