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先生》:实验型结构成中国结式都市情感大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6-14 22:54: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好先生》:实验型结构成中国结式都市情感大戏

由李潇、于淼、张英姬编剧,张晓波执导,孙红雷、江疏影、王耀庆、车晓和关晓彤等领衔的都市情感大戏《好先生》登陆江苏卫视不到两周,已经在业内惊起一滩鸥鹭。该剧讲诉孙红雷饰演的旅美米其林三星厨师陆远,因为一场车祸携挚友遗孤女回国,与旧爱新欢以及一众人事产生纠葛的故事。就是这样一个看似稀疏平常的梗概,因为编剧一系列大胆的实验性编排,成为一部标新立异的都市情感大戏。




实验1:太阳式戏剧结构
“太阳式结构”的说法出自《好先生》编剧之一李潇。何谓太阳式结构?我的第一直觉是行星要围绕着太阳转,即《好先生》中的一众人物,都围绕着孙红雷饰演的陆远打转。这并不新鲜,电视剧《红高粱》里,余占鳌、张俊杰和罗汉等也是围绕着九儿打转的,可人家张艺谋电影版明明借“我”的视角在讲“我爷爷”和“我奶奶”的故事,男女主角相对平衡,剧版仅仅是因为大腕周迅的加盟,编剧生生把其他人物都改成了围绕着九儿转。那么《好先生》里所谓的“太阳式结构”,会不会也是孙红雷星光照耀的结果?




追着江苏卫视看了前十集,我的这种顾虑彻底消散。孙红雷饰演的陆远是《好先生》中的核心人物不假,但江疏影饰演的江莱、王耀庆饰演的江浩坤、车晓饰演的甘敬以及关晓彤饰演的佳禾等都各有人物使命,并没有谄媚男主角的用意。从某种程度上说,前十集都是陆远在围绕着这些人物打转:亏欠之情让陆远不得不扛起照顾逝友遗孤佳禾的重任,旧爱甘敬则是有负在先的陆远内心难以抹灭的中心,而形影不离地追踪情敌老同学江浩坤亦是陆远主动所为,只有江莱似乎有那么点有意无意往陆远身上靠的意思。




所谓的“太阳式结构”,并不是简单的围绕和公转,更在于各行星自转。编剧给江莱、甘敬、江浩坤和佳禾都按上了自己独特光环,并与核心人物陆远形成统一体,是一种内在的引力关系,而非受到太阳的光耀。为了掩藏孙红雷个人光芒,编剧上来就给陆远泼了一身脏,不仅挚友车祸之死有他一份,借着90后佳禾童言无忌,陆远一出场就是个酒鬼、赌鬼和穷鬼,直到第七集才找到一个削土豆皮的工作。在中国电视剧史的美国海龟篇章里,怕是再找不出第二个如此“卑微”的男人了。
实验2:穿越式交互叙事
我不敢说太阳式结构史上独此一家别无分店(包括有意识的创作和无意识的创作),但我敢说《好先生》里“穿越式交互叙事”是都市剧里玩得最好的一次。有人粗放地将剧中的“闪回”内容概括为“闪回式叙事”,剧中有海量的“闪回式叙事”不假,但已超越传统“闪回式叙事”的范围。
我的依据有二,一来“闪回”的篇幅非比寻常,二来“闪回”的功能并非叙事补丁。四十集的故事已过四分之一,男主人坐牢以及沦落成酒鬼赌鬼的原因均还未揭晓,就前十集“闪回”的篇幅来看,“闪回”应该是平衡内容,而非简单补白。这让我想起了韩国电影《触不到的恋人》,两个时空中的人物通过一个信箱实现了情感交互,并彼此作用着。类似的格局还有好莱坞电影《源代码》,同一个人物通过科技介质,试图对另一个世界发生作为。《好先生》中的“闪回”虽是同一人物时间线上的过去式段落,但通过编剧的切割和编排,实现了两个时空的交互性,大有超越“闪回式叙事”,向“穿越式交互叙事”靠拢的用意。




“闪回”是影视叙事常规手段,尤其是在电影里,“闪回”有时能达到正叙同等篇幅,比如卢庚戌电影处女作《怒放》,故事不停在两个时空中相互穿插。可惜卢庚戌仅仅将“闪回”当做叙事补丁来处理,并未实现“过去”与“现在”的交互作用,结果几个“闪回”就出戏了,再也回不来。“闪回”也是电视剧创作的普遍存在,但像《好先生》这样海量的“闪回”极其罕见,更重要的是,它的“闪回”还是实现了“穿越式”的交互作用,将两个时空的故事有机整合。




实验3:双悬疑倒钩垂钓
《好先生》实现 “穿越式交互”的手段是悬疑,而且还是放长线钓大鱼的模式。
陆远以LOSER的形象亮相,上来就是个身无分文的赌徒、酒鬼和流浪汉,与此同时,他脑门上还贴着一个米其林三星大厨的标签,如此分裂的人格,当然不是一天炼成的。凡事都有因果,《好先生》先把“果”直接呈现给大家,然后抽丝剥茧,把“因”的点滴满满挖掘出来,在“因”揭晓之前,“果”吊足了胃口。




除了大量的零散“闪回”做饵窝,《好先生》放出了两大悬疑饵钩,一是陆远为何入狱?二是江莱前男友为何自杀?前者是陆远失去甘敬的直接原因,也是他性格养成和悲情亮相的根源,这个谜底不揭晓,甘敬与陆远就无法缝合,同时为甘敬和江浩坤在一起营造更多的可能与变数。后者是江莱与兄长江浩坤以及准嫂子甘敬之间矛盾的原斥力,同时也是她跟陆远越走越近的推力。可以预判,江浩坤守着的秘密和陆远守着的秘密异曲同工,江浩坤宁可让妹妹误会他恨他,宁可让妹妹的前男友走上跳楼自杀的不归路,固然有与这份怨恨相匹配的原因。




实验4:中国结式的情感编织
从江苏卫视放出的前十集的情感排列组合来看,略显凌乱。通过大量的“闪回”,陆远和甘敬的旧情被刻画得“你若不离,我便生死相依”,可惜陆远入狱破局,把心爱的甘敬委托老同学江浩坤照顾,结果这一来送羊入虎口,成全了对甘敬心仪十年的江浩坤。如不是陆远回国偶然撞破江浩坤的求婚,甘敬很有可能就是江浩坤未婚妻了,陆远的出现迟滞了甘敬对江浩坤的选择,但不论如何,他一时无法改变甘敬已然是江浩坤现任女友的现实。




本来是一个“三角关系”的排列组合,编剧却不满足于此,又加入了江莱一角。江莱一开始是以“复仇”或说“捣蛋鬼”的方式介入兄长江浩坤与甘敬情感的,她潜台词是:你既然拆散了我的幸福,那我也不能让你们好过!巧的是,陆远也不甘心就此放弃,只是他有负甘敬在先,失去了与江浩坤平等竞争的底气,所以他只能以“护翼天使”的姿态横插一杠,并因此他自然而然与江莱走到了一个战壕里。因为江莱和江浩坤本是兄妹,四人充其量是“三角半关系”,可偏偏被陆远误会成了“四角关系”,误以为江莱的怨气来自于江浩坤的负心,江浩坤表面上对甘敬一往情深,其实外边另有她人,并因此引发了一系列谛笑皆非的追踪。




十集的戏量,情感牌才刚刚出手,江浩坤未必两手空空,而陆远除了甘敬这株回头草,与江莱势必有一番信马由缰的碰撞,甚至连佳禾这颗萝莉草也保持着差枪走火的可能(据说还有人尽可欺的“小鲜肉”张艺兴整装待发,要来接受佳禾的虐)。目前,《好先生》还看不出陆远的好,也看不出多角关系的走向,就人物设置来看,红玫瑰式的江莱和略微痞气的陆远更加登对,而白玫瑰式的甘敬与绅士风范的江浩坤更加契合,小蔡则应该是佳禾的未来归宿。这样的情感编织显然是中国结式的,最终皆大欢喜,只不过现在编织仅起了个头,看起来略微凌乱了而已。
【文/曾念群】



摘自公众号:影视独舌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