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响窑》出售剧本和影视改编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6-12 00:11: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长篇小说《响窑》出售剧本和影视改编权
  ——写在长篇小说《响窑》出版之际
  这一天,等了很久很久。像个怀胎十月的母亲,而今终于看到了婴儿那般惬意和幸福。
  刚刚收到出版社寄来样书的那一刹那,我的眼睛湿润了。我甚至不知所措,一个人跑到酒馆里喝了个烂醉——书,静静地躺在我的眼前,封面古朴大气,甚至可以闻到它散发出的淡淡清香——最终,我不能不喜极而泣,不是因为它的出版和出色,而是这里面掺杂了太多“不为人知”,掺杂了太多“苦辣辛酸”。今天出一本本版长篇很不容易——自费出书,非我所能,亦非我初衷——更何况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一个满脸高粱花的庄稼人、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草根出一本本版纸质小说在电子信息发达的今天谈何容易?
  25年的写作,让我几乎尝遍人世间的辛酸和苦楚;25年的写作,练就了我一手掌控多种创作形式的本领;25年的写作,积攒了500多万字、出版了5部本版集子。遗憾的是没有一篇长篇小说。有人说,一个作家,如果没有出版过本版长篇小说,就算不上什么作家。我并未想过自己是作家,时至今日,我也不敢说自己是一个作家。
  但,写长篇小说却一直是我的夙愿——我的积淀足可以写一部长篇。为此,在2009年12月,我就开始着手《响窑》的创作准备。这部书的素材的来源和写作起因,在自序《月光下的马蹄声》中说得很清楚,不再絜述。
  从2009年12月开始到2015年8月该书定稿,历经6个寒暑,前后删改5次,数十万字的创作无疑是一次长征。在这长征里,多少次因生计而无法继续,又多少次因生计想放弃,对于我来说,创作成为奢望又让我乐此不疲,我只好“忙中偷闲”“见缝插针”,完成了今天呈现在大家眼前的这部长篇《响窑》。
  2012年秋冬之际,我迎来了人生的曙光——在辽宁文学院院长、《鸭绿江》杂志主编、著名作家王多圣先生的举荐下,我来到《鸭绿江》杂志社当编辑,才有展开手脚搞创作的时间和机会,《响窑》就是在辽宁文学院画上了句号。想起之前的种种,仍是百感交集——因条件和环境的局限,我曾几度搁下创作——今天,看着它出版发行,我又有着怎样的狂喜和欣慰?
  记得书稿完成之时,心情如幽深灰暗的隧道泄入了阳光般豁亮了起来。然而,何时出版就好比一挂爆竹,谁来点燃全是缘分。此时,也就是2014年的冬天,我遇到了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网名为nonono的女士。《响窑》最开始叫《龙脉》,第一稿完成时,我就到处寻找出版机会。缘分注定让我遇到了nonono女士,我把小说梗概和部分样章发给她,遗憾的是,选题没有通过。不过,她却肯定了我的文笔和驾驭故事的能力。我想定是作品特色不足,于是就融进了满族元素,力求故事的传奇性、作品的戏剧性和小说的文学性。书稿成后,我又将打印稿再次寄给她,很快,选题顺利通过并做为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的本版图书正式出版发行。著名文史学者、作家郑连根赠联曰:“百年关东的风情画卷,黑土地上的生命放歌。”
  以前看着友人陆续出书,羡慕的同时,我也深知自己的不足,为此,我便沉下心来打磨《响窑》。这部书的写作得到了很多良师益友的建议和帮助,在辽宁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作家周建新先生的悉心指导下,这部书于2015年5月入选“中国作家协会2015年度少数民族文学重点作品扶持项目”。
  出版社将“一部满族世家的血性沉浮史,堪称东北大地上的《白鹿原》”做为我这本书的宣传语,既是对《响窑》的高度概括也是对它的盛赞。这部小说虽然不能和陈忠实先生的《白鹿原》相提并论,但也有它自身的特点和特色:原汁原味的东北风情,就像黑土地上的一株淳朴厚重的红高粱;故事传奇,其本身就是一部热闹火爆的清末民国大戏;镜头感强,一波三折,跌宕起伏,既在情理之中,又出乎意料之外。
  为此,我已将同名剧本的立意、简介、大纲、概梗、人物小传和分集做好,静候有缘有识之士。
  下面,我就简单描述一下这本书的看点和剧本的立意。
  清时,满人是不得从事农业生产和经商的,否则要触犯大清律法。本书中的关家几代却凭借智慧和毅力,成为远近闻名的地主和土匪眼里的“响窑”。响窑,是指解放前有钱的大户人家。
  剧本表现的是民国时期,辽西盘蛇驿关家波诡云谲的历史。作品从甲午战争前夜写到1945年日本战败,通过描写关家几代人错综复杂、缠绵纠结缠的关系图谱,活现了一百多年前中国北方农村满族地主家庭斑斓多彩的生活场景和震人心魄的历史场景,讲述了男女主人公的恩恩怨怨,生生死死的复杂关系。强敌入侵:有人玉碎,有人瓦全,有人甘愿牺牲性命不肯偷生,有人却背弃民族大义蝇营狗苟。
  小说以关家几代人艰苦的创业经历为主线,各人独特的情感纠葛为副线,运用白描勾勒出商人、土匪、军阀、政客、妓女、下人等社会各个阶层的人物,尽展一幅民国时期的关东画卷,歌颂一部满族世家爱国史诗,讴写一页民族抵御外侮的平民书。
  剧本初步拟撰40集,50万字左右。独特的满族风情、关东地域民俗文化和方言融于其中,增加了剧本的活力,提升了剧本的亮色。同时也反映出,在特定的历史时期地主阶层凭借他们的能力担负了政府职能中缺失的部分,在农村中起到了稳定社会和抵御外侮的中流砥柱的作用。
  欢迎有识之士、影视公司购买《响窑》的影视版权,亦可由本人直接编剧。金牌编剧林和平先生、著名作家王多圣先生、著名作家谢友鄞先生的鼎力推荐为本书增色。这部书的出版历经坎坷,它的影视版权的出售和剧本的改编,或许也会一波三折,不过,我深信,一定会有“慧眼慧心”者发现它的价值和光芒。
  
  
  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有意者,请和本人联系。非诚勿扰,静候有缘人。
  联系人:叶辉(笔名叶雪松)手机:15941623868办:024-28510166
  邮政:110032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皇姑区鸭绿江街53号圣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附1:简介、人物小传
  
  简介:
  乱世之中,没落八旗子弟关殿臣和发小佟保三同时爱上了东家独生女七巧,七巧嫁给关殿臣,保三耿耿于怀。
  殿臣的儿子关栋爱上丫头玺玉,殿臣非让他娶好友之女佛拉娜,关栋无奈,只好将玺玉嫁给管家刘献忠。玺玉生子刘留。
  桀骜不驯的关栋不满阿玛干涉他的婚姻,在不同的时段,先后又有四个女人走进他的生命中,其中三人是亲生母女。
  关栋的长子震烨不学无术,为攀高枝,让相爱的丫头连翘嫁管家刘留。刘留知道真相和胡匪勾结绑震烨,震烨冻死。复仇心切的刘留欲除连翘母子,绝处逢生的母亲玺玉出现说破真相,刘留这才知道,为报东家父子的“丢妻”之仇巧设陷阱,最后发现手刃的是亲兄弟。
  传统的倾轧在老毛子和日本人的铁蹄蹂躏下终于醒来。甲午战争、日俄战争、抗日战争,关家几代人的艰苦的创业经历和独特传奇的爱恨情仇,让人扼腕动容。主人公六个生命中的女人,有三人是亲生母女,应了拉骆驼南蛮子所言“此生桃花六朵云,一根枝上三朵花”的谶语。
  一生桃花烂漫,哪朵才是真爱?
  
  人物小传:
  
  关栋:桀骜不驯,血性刚烈。一生六个女人,三个女人是亲生母女。
  佛拉娜:关栋之妻,贤淑内敛,尽管关栋不爱她,但最后,仍为救关栋而亡,在武汉,死在日本人的炮火之下。
  关梁:关栋的父亲关殿臣的发小佟保三丢弃之子,被关殿臣秘密收养。其人表面淳厚憨实,实则阴险狡诈,为争在关家的地位和家财暗下杀招,后死日本人枪下。
  关震烨:关栋长子,纨绔子弟,不学无术。在关梁的授意下,为娶大连政纪公司张本政孙女张梦灵,将身怀有孕的丫头连翘嫁管家刘留,后被刘留设计害死。
  关克霖:关栋次子,在奉天读书,化名冯伟民,国民党地下谍报人员,在一次为抗联运输枪支的战斗中,为掩护喜宝而亡。
  关殿臣:关家商号老东家,睿智沉稳,锐气果断。
  佟保三:关殿臣发小,精明狡诈,和关殿臣同恋老东家的独生女朱七巧,因七巧嫁关殿臣生妒,处处报复关殿臣。
  朱七巧:漂亮贤慧,外柔内刚,关殿臣之妻,关栋之母。当年,关殿臣和佟保三都深爱于她,朱七巧因择关殿臣,遭到佟保三的嫉妒。
  佟登科:胡匪小白龙,佟保三之子,阴险多变,诡计多端。为报父仇,扮相士铁板术,潜进关家,后来投靠日本人。当他得知真相时,关键时反水,死在日本人枪下。
  刘献忠:管家,外表淳朴,内心阴险,发现关栋和妻子的秘密怀恨在心,买通胡匪欲杀关栋,却误杀了关殿臣。后将玺玉推下山崖,被朱七巧识破,设计杀死。
  玺玉:丫头,漂亮端秀,关栋的初恋,关殿臣阻拦她嫁给关栋,设计让胡子滚地雷绑走。虽被救出,因身怀有孕,被关栋安排嫁管家刘献忠。
  佩玉:戏子出身,关栋的二姨太,后因关栋爱上兰乔,和救过她的伙计杜立三私奔。
  杜立三:滚地雷手下的土匪,有勇有谋,救出过玺玉,来到关家当伙计。在土匪窝里救出佩玉和关梁,被佩玉所爱。后和佩玉私奔,和日本人激战中战死。
  刘留:关栋和玺玉的私生子,被刘献忠灌输复仇思想。当他发现连翘和震烨的秘密后,设计报复震烨和连翘。母亲玺玉出现,方知,被他害死的震烨是他同父异母的亲兄弟。
  连翘:丫头,震烨的初恋,风情俏皮,被震烨嫁给管家刘留。
  孟仲春:本是快马林三之妻,后被快马林三抛弃,被卖到窑子里,扔下一女兰乔。她是后被关栋在窑子里救出后,两人生情。关殿臣阻止关栋和其交往,设计雇用土匪将其绑走,被身为胡匪的小白龙佟登科要走,生一女喜宝后又遭其遗弃。历经磨难后,被一国民党将军所救,后化名苏梦云,成了国军谍报人员,和克霖一起工作。
  快马林三:关栋结义弟兄,被另一结义兄弟大灯楼杀死。
  大灯楼:关栋的结义弟兄,独吞宝物,欲将国宝卖给洋人,杀死快马林三后又要杀关栋,关栋为自保,不使宝物流失,将其除掉。
  唐朝:有勇有谋,大灯楼之子,为报父仇潜入关家。但大义面前,抛弃了个人恩怨,放走和他一样抗日的仇家关栋,在打击日本人的战斗中身亡。
  兰乔:漂亮纯情,快马林三和孟仲春的女儿。为报父仇,潜入关家,色诱关栋,死在和日本人的一次激战中。
  喜宝:俊秀端庄,孟仲春和佟登科之女。在苇荡,为救因救她冻残双腿的混子哥,到关家以索要虎骨和百年老酒为条件做陪葬的玉女,因酷似孟仲春被关栋救下,欲将她嫁给次子克霖。克霖被小白龙绑票,喜宝为报恩深入匪穴。喜宝逃出匪窟后被卖到窑子里,被化名冯伟民的克霖救出,与克霖一起,和化名为苏姐的生母孟仲春在一起工作。
  林达昌:快马林三的叔叔,和唐朝、兰乔一起,为侄子报仇。
  奚莴娘:漂亮风骚,在关栋去武汉之际,受关梁所雇,色惑震烨,致其入狱,以达到独占关家的目的。
  混子:和喜宝彼此深爱,为救喜宝差点冻残双腿,后来当了土匪,最后加入抗联。
  锁子:苇荡时和混子一起,后来,和混子一道当了土匪,又一起加入抗联。
  
  梗概、大纲、分集(略)
  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附2:自序
  月光下的马蹄声
  打小儿,在父母和乡亲们眼里,我似乎就是个不务正业的人。说嘎咕话、看杂书、甩评词,似乎是我童年和少年时代的标志。
  袁阔成的《烈火金钢》,刘兰芳的《岳飞传》,单田芳的《七侠五义》,我都能讲得绘声绘色。生产队里,社员们一边吃着炒玉米,一边听我甩评词。上了初中,甩评词渐渐淡出了我的生活。我的理解是,“出生牛犊不怕虎,长了犄角反怕狼”。后来,学习王安石的《伤仲永》,才知道,之所以“泯然众人矣”,可能后天缺乏应有的学习和锻炼。
  我上了初中后喜欢上了文学,做梦都想成为一名作家。中考落榜后,读书写作就成了我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到地里锄草,也不忘揣本书来读。晚上,同龄人看电影谈恋爱,我就在昏暗的灯光下看书写作。我的努力遭受到了许多人的不理解。没错,庄稼人,不好好寻思种庄稼,老异想天开干什么?我祖母说我随我曾祖父。曾祖父年轻时在私塾做饭,没上过一天学,在窗外偷听,攒了一肚子学问,后来,成了远近闻名的地理师,靠给人家看风水为业。这样说来,随曾祖父,也不丢人。
  辽河湾的芦荡,医巫闾山的丛林,是胡匪藏身的好去处。我的家乡,地处医巫闾山脚下,九河下梢冲击处的平原地带。解放前,是遭受胡匪袭扰最多的地方之一。小时候,祖母就给我讲了很多关于胡匪的故事。她在娘家做姑娘的时候就亲历过胡子入室抢劫。白日里见到与你搭话的陌生人,甚至不笑不说话的村邻,很可能就是踩盘子、拉线的。可以说,胡匪无处不在,防不胜防。昏暗的油灯下,我津津有味地将自己融进其间,并且有将这些传奇故事写出来的愿望。这就是我创作《响窑》的雏形。
  祖母讲述最多就是胡子绑走了地主家闺女的故事。随着祖母的讲述,我的眼前就出现这样一幅图景:清冷的月光下,一个高大英俊的青年,将一个年轻俊秀的女子抱在了马上,疾奔在广阔无垠田野上。“嗒嗒……”一阵急骤的马蹄声由近至远,直到消失。我问过祖母,胡匪爱上了地主家的闺女,还要不要赎银?祖母说,那要看遇到了啥样的胡匪,痴情重义的的胡匪可不多。其实,这只是我天真的想法。胡匪就是胡匪,不狠就不为匪了。
  家乡是满汉杂居地。我的身上就流淌着四分之一满人血统。我的外祖母是地道的满族人。
  曾外祖父就是被胡子误当地主绑过票,被打得满身生蛆地送回来。当时,曾外祖父是地主郭老债家的伙计。胡匪早视郭老债为一块肥肉,想绑他的票。胡匪们踩盘子,探明了郭老债出门的规律。当时,郭老债知道胡匪在打他的主意,猫在四周建有炮台的家中。不过,郭老债每天早上有去看庄稼长势的习惯。胡匪们知道后,就事先隐藏在庄稼地里。恰巧,那天郭老债肚子疼,就没出去。曾外祖父去高梁地里打乌米,因为他身高长相和郭老债有些相似,加之有晨雾的遮掩,被胡匪们误认为是郭老债给绑了去。
  郭老债知道后,出钱把曾外祖父赎了出来。因为伤势过重,曾外祖父还是死了。解放后,胡匪被剿灭,胡匪的后人无意中透露,胡匪杨麻子和郭老债年轻时为一个姑娘结了仇。杨麻子绑郭老债,除了想得到郭老债家的白花花的银元外,更多的是复仇的因素。外祖父告诉我,郭老债因为娶了有钱人家的姑娘,就想让她赏给曾外祖父,可那姑娘性烈,跳了井。我在想,在那个风云变幻的年月里,这样传奇的故事不知道有多少。
  米兰·昆德拉说,小说应该写生活中没有发生但可能发生的,甚至是必将发生的东西。关东的白山黑水,特有的民俗风情,都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于是,就有了《响窑》的创作构思。作家有两个故乡,即地理上的故乡和精神上的故乡。我创作这部小说时,脑子里浮现最多的场景就是那月光下“嗒嗒……”的马蹄声和那被踏碎了的月光。我的地理上的故乡是我的辽西老家,那么,我精神上的故乡,又在哪儿?
  响窑,即旧时有钱的大户人家,挂红旗,被胡匪们称之为“响窑”。清律,满人不得从事农业生产和经商,但小说中的主人公为生活所迫,靠着智慧和毅力,成为胡匪眼中的响窑。独特的满族风情,关东地域和民俗文化与方言融于其中,同时,也反映出,在特定的历史时期,地主阶层以其财富、道德、学识和声望,责无旁贷地担负了政府职能缺失部分的职责,在农村中起着稳定社会和抵御外侮的中流砥柱作用。巴尔扎克说,小说,被认为是一个民族的秘史。《响窑》的表述到位与否,有待读者评说。
  这部书稿的写作,从2009年12月开始,到2015年8月改毕,修改5次,历经6年左右。因条件和环境限制,创作几度搁下。文学,实在是件很奢侈的事,对于一个处在底层的草根,一个终日处在生活重压下的人,是很难有精力来完成一部数十万字的长篇的。
  所以,这部长篇的面世,我首先要感谢,辽宁文学院院长、《鸭绿江》杂志主编、著名作家王多圣先生为我提供优越的创作环境。小说的后期创作和修改,大都在辽宁文学院完成的。2012年10月以前,我还是个职业撰稿人,为稿费而计较,为生活而思量。王院的热心和慧眼,使我有幸来到辽宁文学院,来到《鸭绿江》杂志社。其次,我要感谢,辽宁作协副主席、省创联部主任、著名作家周建新先生。《响窑》入选中国作家协会2015年度少数民族文学重点作品扶持项目,以及我到鲁迅文学院少数民族作家班学习,与他的指导和推荐密不可分。
  另外,我特别要感谢的是,我的责编网名nonono女士,是她的热肠和耐心,使我的小说得以付梓。在纸媒低靡出版业普遍滑坡的情况下,这部书稿得以顺利常规出版,实在是不幸中的万幸。
  有人说,写作是作家在与神交流。如此说,我是幸福的,也是幸运的。
  最后,感谢父母,给了我生命;感谢家乡,给了我滋养。
  是为序。
  
  
  信息来源:http://blog.sina.com.cn/u/1671593634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