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大学网

写作大学网 首页 资讯快车 查看内容

从现实到玄幻,年轻一代的文学转向

2016-8-28 01:1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86| 评论: 0|来自: 《中国艺术报》

摘要: 爱奇艺凭借7月上旬开播的《老九门》在7月第一、二、三周实现了较为快速的增长。但随着《老九门》播放接近尾声,增长逐渐放缓。三部玄幻剧中,《九州·天空城》为腾讯视频独播,《幻城》为全网播出,《青云志》由腾讯 ...


 

《青云志》剧照

《幻城》剧照

美剧《权力的游戏》剧照

玄幻剧不是空中楼阁

□ 本报记者 吴月玲

  奥运游泳小将傅园慧在赛后接受采访时,快人快语,被誉为中国体坛的一股“泥石流”。她说自己比赛已经用上了“洪荒之力”,让这个词迅速成为流行词。对于“90后”的傅园慧来说,“洪荒之力”貌似古语,其实在当下玄幻类文艺作品中被频繁使用,所以她脱口而出也并不出奇。有人猜测傅园慧是看了去年暑期的热播玄幻剧《花千骨》,剧中女主角花千骨是拥有“洪荒之力”的神,所以对这个词念念不忘。之后,傅园慧在映客的直播上回答网友提问时说,“洪荒之力”来自她看过的一部小说。可见,时下玄幻类的作品影响之大。在暑期过半之时,电视上又上演了玄幻剧大战,耀客传媒推出了由郭敬明同名小说改编的电视剧《幻城》在金鹰钻石独播剧场播出,《九州·天空城》由上影寰亚、企鹅影业出品在江苏卫视周播剧场播出,《诛仙·青云志》(以下简称《青云志》)则由欢瑞世纪推出,在湖南卫视的超级独播剧场播出。

  艺恩数据显示,7月TOP20剧集总播放量293.68亿次,较2015年同时期205.89亿的流量增长42.64%。从7月份总播放TOP20大剧产生的流量来看,拥有最多版权数量的腾讯视频贡献了最多的流量,为25%,爱奇艺和优酷土豆则分别贡献23%和21%的流量。第二阵营中,芒果TV以15%的比例领先于乐视视频和搜狐视频的8%。《青云志》开播后的8月第一周,腾讯视频的周播量快速上升,增长速度超过7月四周,有望在总播放量第一的情况下,继续快速增长,特别是在《青云志》的助推下,稳坐暑期档第一。爱奇艺凭借7月上旬开播的《老九门》在7月第一、二、三周实现了较为快速的增长。但随着《老九门》播放接近尾声,增长逐渐放缓。三部玄幻剧中,《九州·天空城》为腾讯视频独播,《幻城》为全网播出,《青云志》由腾讯视频、优酷土豆和芒果TV三大平台播出。

  玄幻IP打底

  这三部玄幻剧都是以IP为基础,虽然《九州·天空城》(以下简称《天空城》)是一部全新创作的剧本,但是《九州》系列网络小说已经为这部电视剧奠定了一定的基础,其同系列的《海上牧云记》《缥缈录》正在拍摄中。《天空城》的编剧正是《九州》系列小说的作者之一唐缺,剧中故事发生地澜州、人族、羽族、天空城等设定在《九州》系列小说里多有涉及。从整个《九州》系列小说来看,是属于东方奇幻类小说,但同时吸收了西方科幻小说的一些元素。电视剧《幻城》是以郭敬明小说《幻城》改编而成,剧中有冰族、火族、人族、人鱼族、神医族等种族设定,与漫画的游戏类设定很像,冰族如果能集齐散落于各族的冰族圣物冰晶,就能拯救冰族,与此同时,火族之王也在争夺冰晶,以防止冰族复仇。《青云志》是根据萧鼎小说《诛仙》改编的古装玄幻电视剧,讲的是资质平平的草庙村少年张小凡投身青云门下,与鬼王之女碧瑶、好友林惊羽,以及陆雪琪、曾书书等少年们一道,帮助良善,斩妖除恶,最终挫败鬼王复活兽神颠覆青云阴谋的故事。

  类型化撑起肌体

  《青云志》是一部披着玄幻外衣的武侠剧,张小凡与好友林惊羽背负着全村的血海深仇来到青云门下学艺,张小凡就像他的名字一样平凡,以致没有师父愿意收他为徒,但他善良、坚忍,用高超的厨艺得到师门上下的喜爱,也开启了平凡少年的成长之路。只不过传统武侠剧中的华山派、恒山派等门派,变成了青云门下的各山头,同时添上些仙气,因为武侠这一类型作品的高度成熟,使得《青云志》易于让观众接受,故事情节以及台词都更为流畅。同时,《青云志》有着新武侠小说的一些特征,如男主角的愚钝、武学上天分很低,如除了描写习武的过程外,更重于描写习武之人也如普通人一般需要面临生计的诸多问题,并利用武侠精神之高洁与现实生活的一地鸡毛的强烈对比,制造“笑果”。

  《天空城》则是一部披着玄幻外衣的霸道总裁剧。羽族之皇风天逸从遇到女主角易茯苓开始,就一直用各种方法“欺负”她,按照霸道总裁剧的套路,男主角“虐”完女主角,就开始女主角“虐”男主角,然后,两人才发现 “虐”是一种爱对方的表现,原来他们是相爱的,然后他们携手小伙伴们对抗最大的坏“boss”。该剧就是如此,霸道总裁风天逸一开场就强行“壁咚”易茯苓,然后又利用易茯苓想见心上人的心理陷害她,使她身陷囹圄并亲手对她行刑。当易茯苓发现,风天逸接近她就是为了骗取她的感情让她心甘情愿地协助他长出羽人的双翼,就会开启“反虐”模式,霸道总裁会被爱情折磨。这部剧还穿插了武侠剧、宫斗剧的一些元素。需要注意的是,编剧唐缺在之前的《九州》文学创作中以幽默悬疑见长,因而在这部以言情见长的《天空城》上,就会有点出新不足。

  《幻城》则过于杂糅,它没有找到自己的基础类型,每一种类型只沾上一点就滑开。例如,电视剧开头三集的冰族火族的世纪大战,原本是有营造出史诗剧风格的可能性,冰族、火族拉开架势要大干一场时,观众却遗憾地看到,冰王在火王面前根本毫无抵抗之力,基本是被一招致命。为了挽救刃雪城,冰族王子卡索和樱空释要去开启嗜魂剑,可是他们扛不住嗜魂剑的威力,居然毫不犹豫地放弃这一能立即转变冰族被灭族命运的神物。这一系列的情节,极大地削弱了史诗感,观众好像在看小儿打架般的儿戏。电视剧是虚拟的故事,却需要故事讲得像真的一样,观众不想被戏弄。《幻城》给男主角卡索安排了恋人梨落,可也不想放弃兄弟CP樱空释,这两条情感线,无论哪条线都写得很浮光掠影,观众对于他们情感的发展有点摸不着头脑。

  玄幻也要有现实指向

  从文化亲近感上说,传统些的仙侠剧>东方奇幻剧>西方魔幻剧。因而,如果以中国演员来演绎西方魔幻风格的电视剧,总不免有山寨的感觉。如何打造一个属于东方的奇幻剧,仍然有很长的路走。从电视剧《幻城》来看,尤其是冰族、人鱼族、火族的造型,网友评价是Cosplay小魔仙,换一种说法,像是在电视剧中看中国演员戴着头套演外国话剧。

  实际上,中国古代文学作品中不乏幻想类的作品,从最早的神话传说,到先秦《山海经》,明代的《封神演义》《西游记》,到清代《镜花缘》,但从文学到影视作品,尤其是电视剧作品,改编成功的还很少。而如果,没有从传统文学中吸取营养,完全靠想象来构建一个新的东方奇幻世界,对于读者或是观众来说,也是充满陌生感的,那么作品一定要拿出令人信服的质量和逻辑性,才可能得到认可。

  从目前最成功的奇幻类电视剧《权力的游戏》来看,它改编自《冰与火之歌》,其中的设置有龙、异鬼等,但魔法不是最主要的着力点,它遵循着文艺作品的基本规律——写人,而这部作品能让人一再回味还在于它是对欧洲历史的魔幻化的书写和映射。而最成功的魔幻类电影《魔戒》《霍比特人》中,导演彼德·杰克逊完成《魔戒》三部曲,奠定了原著者托尔金的中土世界后,再创作《霍比特人》时,在奇观影像已经成熟后,他更突出地表现了作者在文学作品中的情怀。电影《霍比特人》三部曲主要叙述由霍比特人、精灵族、矮人以及人类组成的小分队,要帮助矮人夺回他们的故土——孤山。在电影《霍比特人》中,导演用了一段很长的歌舞来表现矮人在霍比特人家里集结的欢快,可是音乐渐渐变得忧伤,这是因为矮人们想起了故土,唱起了乡愁。不用作者声明,观众也能看出无家可归的矮人就是以现实世界中的犹太人为原型的。谁能说奇幻类作品是幻想的空中楼阁?如果只是空中楼阁,注定产生不了打动人心的力量。

玄幻剧的前世今生

□ 吉云飞

  这个暑假,台网联播的《九州·天空城》《幻城》《诛仙·青云志》引爆了年轻人的观剧热潮,玄幻仙侠的“异世界”取代了往日的都市、抗日和历史等传统的现实主义题材成为荧屏新宠。虽然《花千骨》《琅琊榜》《老九门》等近两年中最热门的大剧或多或少都溢出了现实主义规范之外,但对主流影视界来说,《幻城》此类在现实世界难以找到直接对应物的高度幻想的玄幻故事仍然是太陌生了。不过这些网络剧绝不仅是为了迎合年轻观众的“猎奇”之作,我们必须要把它们放回到网络小说的谱系之中才能真正理解其并不玄幻的现实指向,更需要在媒介变革和全球视野下,才能意识到其背后是一代年轻人的转向,而玄幻未来很可能会是中国影视界最重要的题材。

  “中国玄幻小说”:十八岁长大成人

  玄幻题材在影视圈里还是一件新鲜事,许多人尚且分不清“玄幻”“奇幻”“仙侠”的区别,但在网络文学中,它们并不是一个内部差异性不大的整体存在,而是各自有着十几年发展历史的大类型。不过这些类型倒也都有一个共同的特质,即它们所描绘的世界都是与现实世界完全脱钩的假定的高度幻想世界,因此,统称之为“玄幻”也并无问题。

  玄幻的概念最早出自武侠小说家黄易,本指玄妙的幻想,后来被作为一面旗帜高举起来,还是为了要建设本土的幻想小说类型,以应对西方奇幻小说的挑战。1998年《大众软件》增刊刊登了台湾奇幻小说翻译者朱学恒的《奇幻文学的今昔》,首次向中国大陆介绍了“奇幻”这一概念,并将现代西方奇幻最为成熟的体系“龙与地下城”(Dungeons and Dragons,常用缩写D&D、DnD)引入国内。一部分网络用户开始使用这一西方奇幻设定进行写作,而这类奇幻小说在早期的中国网络文学中一度占据统治地位。而在更早的1997年,台湾作家罗森就开始创作第一部真正有影响力的中国长篇玄幻小说《风姿物语》,这一受当时更早接受和容纳西方奇幻风格的日本游戏和小说的影响而产生的作品,表现出了明显的拼贴和缝合东西方文化的风格,并非严格按照奇幻设定来写作。

  如何讲述东方风格的玄幻故事,是一个从网络文学诞生之初便被不断提及且反复实践的命题。《幻城》和“九州”系列都是最早的一批由相对精英的文学青年创作的东方玄幻小说,但无论郭敬明还是江南、今何在,实际上都从未真正融入网络文学的主潮之中,其影响力主要是在网下而非网上。长篇小说《幻城》的第一版由春风文艺出版社在2003年出版,而“九州”系列的正式开启也是始于2003年“九州论坛”的建立,这一时间点并非偶然,两者的出现都是受到当时在国内风头正盛的西方奇幻小说的直接刺激。涉嫌抄袭日本漫画《圣传》的《幻城》小说在文学史上的地位不值一提,而“九州”系列倒是一开始就表现出江南、今何在等人的巨大野心——他们试图针对“龙与地下城”的西方奇幻体系,创造一个有着详细资料与设定的东方幻想世界。

  不过当时依托更加强势的纸媒的“九州世界”后来被证明是一次不成功的尝试,也并未完全摆脱西式奇幻的影子,同时即便是在2004年至2006年“九州”最为繁荣的时段,其影响力也止步于杂志读者群内,对此后的“东方玄幻”小说创作的影响更是微乎其微。同时在奇幻的刺激之下,在本土有着深厚根基但在新文学传统中被压抑下去的神魔小说很快结合武侠转生成为仙侠小说,并脱离玄幻自成一脉。而直到近年来,经过十余年发展的东方玄幻小说才真正“落地生根”。此间居开创之功者当属猫腻的《将夜》,等到《将夜》将“东方玄幻”落实进“大唐”和“书院”(以孔子师徒为原型),“东方玄幻”才真正有了“中国气派”和“中国风格”,有了堪称经典的大成之作。

  从1997年罗森开始连载《风姿物语》算起,到2014年猫腻完成《将夜》,其间整整过了十八年。而伴随着网络剧兴起的玄幻题材剧虽然在这个暑假已呈霸屏之势,但相比网络游戏和网络小说中作为支柱类型的玄幻,其发展才刚刚起步,处于一个最原始最莽荒的时期,也并没有任何一部剧能称得上是真正开创了一个全新的玄幻类型。

  从小说到影视,迟来的跨媒介

  玄幻剧在年轻人中的流行,让业内惊呼影视市场需求变化太快,也有人怀疑玄幻题材人气高是因为观众“猎奇”带来的暂时现象,很快就会消退。不过这一变化不是来得太快,而是来得太迟了。年轻一代的需求一直都在,只是他们此前从来不靠国产剧来填饱肚子而已。在他们的精神食谱中,美剧英剧、动漫游戏乃至网络小说都是比国产电视剧靠谱得多的选择。直到近两年网络剧的爆发,一批由网络小说改编的贴近年轻人趣味的题材出现,他们中的一部分人终于才开始试着打开视频网站,用国产剧来“拌饭”。

  而年轻观众想在玄幻剧中看的也绝不仅是“特效”,好莱坞式的“影像奇观”固然震撼,但真正打动他们的还是剧情,而非纯粹的想象力落地后的奇观。诚然,玄幻通常意味着某种极度的抽象性,不过这种幻想总是基于某种现实的抽象而产生的,而这些个抽象的幻想世界的构建也都是为了让受众的欲求得到最便捷的满足。因此,真正最流行的玄幻和仙侠小说,都是饱含着这个时代最丰富的信息和元气,直指人们最核心的爱与恨的,并不仅仅是单单靠想象力和创意取胜。被认为满满是家国情怀的《琅琊榜》原著就是一部架空小说,而前几年最流行的仙侠小说《凡人修仙传》更被读者认为是新时代的《平凡的世界》。在网络小说中,虚构的目的也是为了更好地映照现实和抚慰人心,抵达生活和情感的每一个角落,玄幻实际上部分继承现实主义的精神。故而最玄幻的常常反而是最现实的,否则就无以支撑起作者和读者对文本的信仰,所有看似天马行空的想象,其实都有迹可循,有的甚至还是老掉牙的套路。

  中国玄幻剧目前最大的问题不是不够贴近现实,而是起步太晚,整体影视工业水平相当低下,成为发展的最大短板。而受工业水平的限制,相当一部分对特效要求极高的小说是几乎不可能改好的,《幻城》就是一个典型。郭敬明的小说《幻城》讲述的是一个完全架空的高度幻想世界的故事,是发生在“异世界”中的火族与冰族之间的恩怨情仇。这种全架空的设定对特效要求极高,显然不是如今中国影视界的工业水平能够实现的,结果就导致全剧处处透着廉价感。《幻城》从服装头饰到场景道具,甚至引以为傲的作为主要卖点的特效都是那么简单粗暴,被网友评价为一场幼稚的Cosplay,豆瓣评分更低至3.3分。

  但这种尝试是必须的,否则影视会更快地失去其在大众中最主流的文艺形式的地位,网络游戏和网络小说会取而代之,更不要谈参与到全球文化竞争之中。实际上,在网剧出现以前,年轻人已经基本上不看国产电视剧了。文字本不该是网络时代最受宠的艺术形式,但目前几乎所有大卖的网络剧都是改编自网络小说,这固然有中国独特的原因,却也证明影视圈自身的造血能力已经贫弱到了极点。正是泛娱乐和IP改编所带动的数以亿计的受众在不同媒介的文艺形式之间的流动,所引来的源头活水才使网络剧迎来了这一轮的爆发。但影视作为一个独立的艺术门类,也必须要在跨媒介的泛娱乐中提供独特的贡献,才能真正实现这一门类的繁荣和发展,然而我们暂时还只看到“小鲜肉”和“高颜值”这些视觉艺术所能提供的最廉价的产品。

  是年轻人的,也是世界的

  以“90后”为代表的这一代年轻观众是真正的“网络一代”,可谓是见多识广,饱受各种世界流行文艺的洗礼,可以说他们的审美和趣味都是世界水平的,和全球的年轻人在同一个平台。“90后”虽然不会以好莱坞的标准来要求国产剧,但也很难接受没有任何进步和独特卖点的跟风之作。播出不久的改编自游戏《仙剑奇侠传5》的《仙剑云之凡》就是一个最典型的案例,试图复制2005年《仙剑奇侠传》和2009年《仙剑奇侠传三》的两次成功经验的唐人影视彻底失败了。虽然依旧是原来的模式,但收视和评价完全不能和过去相提并论。仙剑还是那个仙剑,但江湖早已不是那个江湖,观众也早已不是那群观众。

  但进步未必一定要体现在“特效”上,《九州·天空城》就走出了一条比较独特的差异化之路。《九州·天空城》的世界观和剧情已经和“九州”没有任何关系,只不过借用了九州中羽族的设定,套上“九州”这个小众IP,但目标受众也绝非原著粉丝。相比《幻城》只能算小制作的《九州天空城》之所以还能有不错的口碑和收视,主要是其大大加速的剧情节奏契合了年轻人新的感官比率,把国产肥皂剧习惯用两三集来表现的内容浓缩到一集之中,让他们不至于在套语的统治里昏昏欲睡。要知道面对电脑或捧着平板刷剧的年轻人虽然不至于像看电影一样看剧,但也绝非父辈们一样经常把电视剧当做谈话的背景音,更何况他们也早就习惯于快节奏的生活和娱乐状态。

  年轻观众虽然会横眉冷对各种敷衍之作,但对那些真心诚意的作品也会爱得死心塌地,并且会用“给钱”的方式来表达“有爱”,《花千骨》手游大获成功的秘诀正在于此。如今手游几乎成为“大剧”的标配,《老九门》乃至《幻城》都期望通过手游大挣一笔。不过“有钱”的前提一定是“有爱”,年轻人有消费能力和消费意愿,但并不是人傻钱多,他们会为好剧再尝试游戏,到游戏里再次付费。但影游联动不是灵丹妙药,肯定拯救不了烂剧。

  而这群挑剔的年轻人也是影视行业前进的最大推动力,这早已不是一部《西游记》可以播放无数个暑假的年代了,年轻观众的耐受程度也绝没有看谍战剧的父辈那么高。他们有太多的选择,和国产影视剧竞争的网络游戏、网络小说和英剧美剧等一切最流行的文艺形式。而网络剧虽然有本土的优势,但如果没有趁此机会牢牢抓住年轻观众,培养起他们的观剧习惯,要再想把他们拉回到国产剧面前可能就更加艰难了。

  玄幻题材作为中国人的科幻,既是新的影视技术的最佳载体,也是“泛娱乐”的大趋势中必不可少的一环,更承载着一代中国年轻人的审美和价值转向。这类幻想题材在网络游戏和网络小说中都已成为绝对的支柱类型,在欧美发达的影视工业体系中也是如此,相信在中国影视剧里不会例外。玄幻题材很可能是中国电视剧未来的希望所在,里面必然会出现中国人的《哈利·波特》与《冰与火之歌》,而要把玄幻剧提高到世界水平靠的一定也是年轻人的力量。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